华人女汉奸许秀中移居海外反华,被西方当做棋子

这几天,有一位移居海外的中国人被多家媒体起了底。

1618283682484149.png

  许秀中,女,1994年出生于中国甘肃嘉峪关,曾通过自主招生渠道入读中国传媒大学,后移居国外。目前在以反华出名的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The 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 ASPI)担任分析师。

  

  正是这位许秀中,执笔了2020年3月份ASPI发布的报告。这份报告叫《待售的维吾尔人、超越新疆的‘再教育’、强制劳动及监视》,该报告谎称,在2017年至2019年间,至少8万名维吾尔族被强迫转移至内地工厂劳作,这是中国政府针对维吾尔族的“强迫劳动”(forced labour),是“再教育营”政策的延伸。

  而这份报告的写作过程,则主要依靠卫星图像+许秀中的脑洞。比如她发现浩缘朋制衣有限公司在疏勒的一座工厂,有保安亭和围墙,就在报告中说这里是“拘留中心”,有人被“强迫劳动”。

  

  通过这一方法,新疆的多个敬老院、小学、和小区都在许秀中笔下变成了“拘留中心”,里边的老人、小孩和居民不知不觉地变成了“强迫劳动受害者”。她还估算了一下,被“强迫劳动”的人有百万之多……

  这份胡说八道的报告,可以说是西方围堵新疆棉花的始作俑者。这份报告发布于2020年3月1日,就在同一个3月,瑞士那个打着“良好棉花”旗号的BCI,宣布暂停在新疆地区棉花发放其许可证。

  然后立即有美国议员开始借这份报告炒作,并向美国国会提交涉疆法案。2020年9月14日,美国众议院以406票对3票通过涉疆法案,随后禁止美国企业从新疆进口四种实体商品,其中就包括棉花。

  10月,BCI在官网发表声明,立即停止新疆的所有实地活动。

  同月,H&M在官网发布声明,停止使用新疆生产的棉花。咱们国内网友3月下旬发现的声明,就是这篇。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就这么一个恨国者,愣是在反华舆论场上造出这么大声势。

  这几天被起底后,许秀中在国内舆论场也暴得臭名。国内不少人用“汉奸”、“反华妖女”等名头称呼她,澳大利亚还有人扒出她的一些很不符合常人道德水准的行为,做成了纪录片。

  

  明明是中国人,却非要做反华这门生意,许秀中这次被起底、声名扫地,一点都不冤。

  但仔细想想,她只是西方反华大棋局的一颗小棋子。许秀中作为棋子,只是提供了“莫须有”的炮弹,根子还是美西方政界和学界出于遏制中国企图的合谋。所谓新疆问题只是当前日益恶劣和畸形的对华政治生态所产生的恶果之一,没有新疆问题,他们也会捏造和炒作其他问题;没有许秀中,也会有李秀中、刘秀中。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西方政客真正掌握西方世界的权力和资源,他们的喜好也必然会受到不少人的迎合,这位许秀中就是其中一个。甚至另一位做反华生意的德国人郑国恩,也不过是个棋子,他编造谎言是因为这些谎言能卖个好价钱。

  如果说“反华”是一出大戏,那这位许秀中就是个被推上前台的演员。演员有她自己的问题,背后给她搭建舞台、请她上台、忽悠西方观众来看戏的西方政客,才是比她更大的幕后黑手。

  也是我们最需要警惕的。

  延伸阅读媒体:西方为何搞新疆?

  作者 | 南风窗新媒体主编 李少威

  

  前几天,我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美国回不来了》。主要观点有两个,逻辑上是递进关系。

  第一个是,英国、美国在过去200多年来的霸权地位,是靠殖民、掠夺、控制和打压等方式获得的超额利润来支持的,这是它的物质基础,从未改变。

  第二个是,今天“灯塔之国”变得不再雍容优雅,是因为超额利润的来源受到了实质性挑战,很可能断流,因此包括西式民主在内的政治社会运转,都出现了精神错乱的症状。

  打个通俗的比方,一个贵族,长期靠农奴供养,如果一夕之间彼此平等,都要参加艰苦的劳动,那么这位文质彬彬的贵族,竞争力远不如一个过去的农奴。在平等关系出现之前,他一定会歇斯底里地试图扼杀对手。

  话刚说完,关于新疆棉花的问题就出现了。

  一如既往地,西方国家,主要是“五眼联盟”这些盎格鲁—撒克逊国家,还是打着“人权”的幌子,操起大棒劈头盖脸对中国就是一顿胖揍。但这次不一样,中国从官方到民间,都没有再继续忍这口忍了太久的恶气。

  

  3月25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华春莹带来了一张历史上美国黑奴被迫踩棉花的照片,华春莹表示“因为他们自己历史上真的这么干了上百年所以现在以己度人”(图源:新华视点官方微博)

  使用棉花这个点,一方面是个馊主意。

  因为棉花其实是英国、美国发迹的主要依托,中国的工业崛起也可以说是从棉花起步,不同之处在于,发迹的辅助手段,英国用炮舰,美国用黑奴,而中国就真的只用轧花机、织布机,从“一亿条裤子换一架波音飞机”起步。

  所以如果中国不再隐忍,那么从道义上他们占不到一点便宜。

  使用棉花这个点,另一方面又是一个好主意。

  因为,棉花是中国新疆自治区农业产值的主要部分,是当地少数民族尤其是维吾尔族人民主要的生活来源。

  根据中国棉花协会的公开数据,新疆是中国最大的产棉区,年产量在500万吨左右,占到国内棉花产量的80%以上。新疆50%以上农民种植棉花,其中少数民族占70%以上。棉花已成为新疆当地农民,特别是南疆和田、阿克苏、喀什、克州等维吾尔族聚居地区农民的主要收入来源,植棉收入已占到农业总收入的80%以上。

  

  中国棉花协会的公开数据,新疆是中国最大的产棉区,年产量在500万吨左右,占到国内棉花产量的80%以上(图源:中国棉花协会官网)

  西方通过BCI以及那些具有全球市场强势地位的服装巨头,联合抵制新疆棉花,目的就在于打击新疆自治区少数民族赖以谋生的手段。

  中国人很实际,中国政府也了解老百姓究竟需要什么——他们想要的首先就是安生,过有希望的日子。

  所以,在矛盾比较大的地区,攻击老百姓的生存根基,就能够在当地制造混乱,即便不能直接危及中国的政治根基,也可以通过制造麻烦,来压制中国的发展势头。

  这是他们的强项。

  今日的世界,放眼望去,一些国家极端主义势力蓬勃、政治社会动荡、百姓民不聊生,几乎无一不是西方国家插手和煽动的结果。

  中国的新疆,在全球范围内看,都是对极端主义的治理最为成功的榜样。治理成功,等于一脚踹掉了那只试图染指的黑手,当然非它们所乐见。

  所以我们今天就看到了非常奇异的景象。

  一方面,它们说,新疆的棉花生产过程,是中国对少数民族百姓“强迫劳动”的过程,另一方面,它们以此为由,在整个产业链范围内抵制那些雇佣了维族同胞的中国企业。

  比如南昌欧菲光、合肥美菱,在去年7月份和另外9家中国实体被送上了“实体清单”。

  

  2020年7月21日,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宣布再将11家中国公司列入实体清单,包括南昌欧菲光、华大基因和美菱等(图源:美国商务部新闻报道截图)

  因为,它们雇佣了新疆穆斯林群众,包括维族同胞,理由就是“强迫劳动”、侵犯人权。

  一瞬间,眼前有没有出现一张巨大的问号脸?一个做电冰箱的美菱,如何强迫新疆员工劳动?拿枪逼着他们干吗?

  中国不是美国,民间没有枪。

  雇佣,这个西方政治经济学的重要名词,什么意思呢?我有点糊涂了。

  不止是对中国企业,几乎全世界所有企业和实体,只要敢雇佣新疆穆斯林群众参加工作,都会遭受制裁。

  我们今天发现,原来阿迪达斯、耐克、HM等一大堆熟悉的服装品牌企业都抵制新疆棉花。如果他们雇佣新疆穆斯林,一样也会被美国以及它的一众喽啰制裁。

  

  2020年3月《阿迪达斯关于ASPI报道声明》提到:严肃对待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报道指控(图源:界面新闻)

  我依旧不太理解,假设耐克雇佣了一名新疆穆斯林,那么,是耐克在强迫劳动?美国企业不是讲人权的吗,怎么会呢?同时怎么强迫?不愿意入职就强迫他穿耐克鞋?

  它们一方面红口白牙地来主张正义,一方面则通过实质性手段来扼杀它们“关怀”的对象的工作权利——事实上就是生存的权利。

  他们想尽办法,要把中国新疆的老百姓从现代产业、现代生活中隔离出来,让他们没有立锥之地,绝对不能过得舒服,最好就是无法生存。无法生存,思想行为自然就会走向极端化,那么中国就有好戏看了。

  中国政府采取了很多办法,来让新疆穆斯林同胞接触社会,开阔眼界,增强技能,从而能够摆脱极端思想,获得现代生存能力。慢慢地,动乱之源就会被消除。

  这当然是美国不能忍受的。这么做,等于把它制造混乱所用的自行车拆掉了脚踏板。于是,“集中营”“强迫劳动”这样的名词就出来了,甚至,还有“种族灭绝”。

  美国为首的那几个西方国家,拿新疆做文章,我们的心情,“一则以戒,一则以喜”。

  戒的意思是警惕,不断改革提升我们的民族政策,让少数民族人民不被现代化落下,一起过上好日子。华春莹的话说得多好啊,中国的目标从来不是超越美国,而是不断超越自己,成为更好的中国。

  

  华春莹说:“中国的目标从来不是超越美国,而是不断超越自己,成为更好的中国”

  喜的意思就很简单了:拿这个做文章,黔驴技穷。

  很久以前我写过一篇文章,围绕“敏感瓷”这个中心展开。

  “敏感瓷”是什么意思呢?种族灭绝、种族歧视、蓄养奴隶、强迫劳动,这些都是西方国家曾经惊天动地地干过的事情,持续时间以百年计。

  并且,这些事情不是战争的结果,而是在和平状态下有计划地进行的。

  前段时间的中美2+2会谈所在的阿拉斯加州,是美国从俄罗斯手上买来的,买过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种族灭绝,而他们居然在这个地方对中国大谈人权。

  

  当地时间3月19日12时,中美高层战略对话在阿拉斯加安克雷奇正式结束

  在北美大陆,屠杀印第安人,那时是按照交上来的头颅数量领取赏格的,杀人还是个计件活。

  正是用这些工具,他们完成了原始积累,率先走向工业化和现代化,高居世界食物链顶端。

  把这些肮脏的历史事实比作一件瓷器,他们原先是深情把玩,爱不释手,睡觉都要揣在被窝里。

  后来因为世界剧变,革命蜂起,瓷器被打碎了。他们把碎片捡起来,用胶水粘在一起,放在陈列柜里,逢人就说,你看,是我们把它打碎了!我们建立了自由、民主、人权!

  好像打碎的是别人的东西似的!

  这还没结束,其它人,如果往这个陈列柜看一眼,他们就会突然跳起来,指着看的人说,他看了这个东西,这个肮脏罪恶的东西,他居然看了!他要种族歧视,很可能种族灭绝。

  话说到这个地方,也不想用感情色彩过于强烈的词汇。“嘴脸”,一个中性词。

  美国陆军退役上校劳伦斯威尔克森,在出席一个论坛会议期间,公开披露了在新疆制造混乱可以从内部击垮中国的战略意图。这跟蓬佩奥以欺骗、撒谎为荣的美国式爱国主义,是同一种调调。

  经济学上有一个名词叫“自偿周期”,专业内涵没必要了解,打个比方大家就明白了:“自偿周期”的意思就是——“不是不报,时辰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