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一女子裸聊后被敲诈后举动很明智

提起裸聊被敲诈,案例是屡见不鲜。一般情况下,裸聊敲诈类案件的受害人多为男性,然而事情并非绝对,杭州近日,萧山一名年轻女子也遭遇了裸聊陷阱。

  与一般受害人不同,接下来女子的举动却很明智……

  今年30岁的黄女士(化姓)从老家来萧山务工多年,近段时间黄女士待业宅在家里有些无所事事,便寄情于网络虚拟空间。

  3月底的一天,黄女士刷抖音的时候,有个陌生男子加她好友,两人聊着聊着聊出了暧昧,对方发来几张私密照片,怂恿黄女士也发几张过去,黄女士当时脑袋一热,陆续将五六张私密照片和一些自拍小视频发给对方。

  4月初,对方一改往常的甜言蜜语,威胁黄女士不打钱的话,就把私密画面发给她的家人亲友,甚至卖到黄色网站去。

  

  ▍不法分子威胁受害人 要求其给钱息事宁人

  震惊、恐惧、无助……

  经过一段时间的仿徨,冷静下来的黄女士没有就范,她想到了之前看到的新闻,家里还有派出所网格员分发的反诈宣传单,于是下定决心报警求助。

  事实证明,黄女士的选择是明智的,不法分子只是虚张声势,一旦知道受害人已经报警,大多不敢轻举妄动。

  遭遇裸聊敲诈,来报警的不只黄女士一人。

  3月31日,25岁的郭先生在QQ上遭遇裸聊诈骗,面对骗子的威胁,郭先生同样没有妥协,选择向警方报案求助。

  

  3月29日,20岁的张先生在QQ上遭遇裸聊诈骗,张先生直接电话报警求助,见受害人言语中依旧顾虑重重,宁围派出所警力立即赶到其住处进行工作,彻底打消了张先生顾虑,并对其开展进一步反诈宣传。

  

  萧山警方再次提醒:无论男女,一旦裸聊,你的通讯录会被获取。不想把柄落在不法分子手里提心吊胆,不想血汗钱被骗子挥霍,拒绝裸聊。

  延伸阅读:

  妻子撞见丈夫"裸聊"怒提离婚 丈夫才发现儿子非亲生

  20年,相濡以沫

  熟料丈夫恋上游戏里女玩家

  妻子忍无可忍:离!婚!

  没想到

  双方正在调解时

  儿子的一通电话

  事情发生了180度大反转

  丈夫要求妻子:净身出户!

  

  丈夫玩游戏“过火”

  杭州萧山的王女士与丈夫李先生结婚20年,有个儿子。

  去年底,王女士发现,丈夫开始喜欢打网络游戏,总是一个人戴着耳机,躲进书房玩。有一天,当她端着盘水果给丈夫送去的时候,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看到平板电脑里面有个近乎裸体的年轻女人在与他视频。”

  

  原来,丈夫李先生在玩游戏这段时间,认识了一名女玩家小丽(化名)。随着网上接触增多,李先生时不时会送给对方最新款的皮肤、小礼物等。再后来,两人的交流方式逐渐转变为了被王女士在书房撞到的那一幕。

  东窗事发之后,李先生卸载了游戏,将小丽从好友列表中删除,并多次跟妻子忏悔,请求原谅。但王女士思量再三,还是难以接受,坚决要求离婚。

  调解员试图修复关系 儿子打来电话

  今年初,调解员约了夫妻双方,试图修复双方关系。李先生一个劲儿地又是道歉又是保证,使出浑身解数来挽回王女士。

  “我真的知道自己错了,希望你能够原谅我。只要不离婚,你怎么罚我都行。”

  眼看着调解渐渐有了眉目,此时儿子给李先生打来电话,告诉他自己去献血了。可说着说着,气氛不对了...

  

  “老婆,咱儿子今天献血去了,我才知道他是O型血。O型?不对啊……”

  瞬间,李先生愣神嘀咕起来,“我是AB型血,我儿子怎么可能是O型呢?”

  按照遗传生物学概率

  AB型血型人的孩子

  有A型、B型以及AB型

  三种血型的可能性

  一般不可能会是O型血

  

  李先生愤怒了:“之前就有人说过孩子不像我,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此时,王女士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惊到了。

  眼看着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了预想的轨迹,调解员建议夫妻俩回去冷静一下,之后再行调解。

  事情彻底大反转

  春节前的一天,夫妻俩再次来到调解室,这次执意要离婚的是李先生。

  上次调解后,夫妻俩去做了亲子鉴定,结果正是李先生最不想见到的。原来,20年前,王女士与李先生谈恋爱时,曾经因为吵架冷战。期间,刚好王女士的前男友想要复合,两人发生了关系。但那之后,她还是决定与前男友断绝联系,和李先生成了家。她自己也是拿到鉴定书的那一刻,才意识到自己当初怀的是前男友的孩子。

  

  20年夫妻 好聚好散吧

  事到如今,夫妻二人已经彻底没有了重归于好的可能。李先生提出,王女士净身出户!对此,王女士表示不能接受。

  “我知道我有错在先,他要离婚我也认了。但假如不是我当年辞职做家庭主妇,辛辛苦苦操持这个家,照顾他爸妈和孩子,他哪里能安心在外面赚到这么多钱?”

  王女士提出要求:“他那些钱我也不要,我们有四套房子,都是婚后财产。我要那两套大的。”

  调解员劝说,“我理解你付出的心血,但你也考虑一下李先生的感受。毕竟按照法律的规定,他是有权要求赔偿的。你看这样行不行,四套房子里,你拿小一些的那两套,一套你和你儿子自己住,另外一套租出去,正常的生活开支也够了。”

  李先生,此时也是伤心至极。“我简直活成了个笑话。还有我爸妈,最疼这个孙子了,我真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们……”说着说着,李先生禁不住痛哭起来。

  在调解员的多次调解下,两人思量再三,都做了让步。最终,李先生也同意了调解员的这一解决方案,两人在春节前签署了人民调解协议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