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3个表妺作爱 揉大胸

 万事开头难。

    决定试水商海的许大茂,现在只为一件事犯愁。

    钱。

    也就是后世人们常说的第一桶金。

    这一桶金如何而来?    

    刚开始许大茂真是一门心思的奔着吃饭软这条路走得,前妻娄晓娥这么有钱,向她开开口似乎轻而易举的便可以完成许大茂第一桶金的积累。

    有便利条件不用。

    不是成了二傻子嘛。

    计划不错。

    只不过娄晓娥微笑着拒绝了许大茂想要借钱的想法。

    事实上。

    许大茂压根就没有机会开口朝着娄晓娥说出借钱二字。

    就在许大茂酝酿情绪即将说出借钱二字的一瞬间,娄晓娥仿佛提前猜到了许大茂今次来意,笑眯眯的抢先一步用话堵死了许大茂借钱的想法。

    娄晓娥直言自己的男人是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她想看看自己的丈夫有没有魄力白手起家。

    在娄晓娥这里碰壁的许大茂,将主意打在了冉秋叶的身上。

    冉秋叶虽然不像娄晓娥那么富婆,却也是许大茂仰望的所在。

    理想很骨干。

    现实很残酷。

    冉秋叶差不多也是持与娄晓娥一样的想法。

    这两个女人有毒。

    一个想要让许大茂当她集团的副总裁,一个想要让许大茂去跟她搞什么学术研究,个顶个都对许大茂怀着不可告人的小心思。

    我许大茂绝不上当。

    在娄晓娥和冉秋叶两女人跟前碰壁而归的许大茂,在四合院内看到了令他感到咂舌的一幕。

    真应了那句话。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这才几天时间不到,刘海中便上演了脱胎换骨的大戏。

    向来一身粗布工衣的刘海中,竟然难得的换了一身西装,脖子上面还系着领带。

    前段时间对刘海中横鼻子竖眼的两个不孝之子,刘光天、刘光福像哈巴狗一样的围绕在了刘海中的身前。

    没等许大茂开口说点什么。

    刘光天和刘光福两个人便拍自己老子马屁的把刘海中的底细,竹筒倒豆子的向着许大茂说了一个清楚。

    在人人争当万元户的年代。

    刘海中也赶了一趟时髦。

    搞了一个什么什么贸易公司,听说一晚上赚了几百块钱,家里也摆上了干果、花生等吃食。

    许大茂嘴角泛起了一丝嘲笑。

    贸易公司。

    不就是一个皮包的不能在皮包的皮包公司。

    左手倒腾右手。

    这倒是一条门路!

    “二大爷这是发了呀。”

    许大茂的口气听不出好,也听不出坏。

    刘海中微微昂了昂头,开始了他对许大茂的说教。

    这几天。

    刘海中一直想要找机会将前几天丢失的面子给找补回来。

    “大茂,不是二大爷说你,你好赖也当过轧钢厂的副厂长,又当过轧钢厂的代理厂长,虽说辞职了,可经验和见识还在,现如今人人争当万元户,你只要将你轧钢厂厂长的架子丢掉就可以挣到钱,你看看二大爷我,我之前在厂里是七级钳工。”

    “我记得你是四级啊,二大爷这是自己给自己提了三级?”

    许大茂故意给刘海中添堵。

    “七级、四级,都是厂子里面的事情,现在咱们说厂子外面的事情。”刘海中指着他身上的西装和领带开始了炫耀,“这西服,三百块钱外贸商店买的,领带五十块钱,也是外贸商店买的。”

    许大茂懒得听刘海中显摆,他扭头回屋看于海棠去了。

    刘海中挣钱的套路实际上许大茂门清,无非借着轧钢厂的资源在建设自己的腰包,许大茂要是豁出去弄,比刘海中强数十倍。

    这种捞钱手法,现如今看着没事,可真要是有人追究起来,牢饭怎么也得吃几年。

    想想前世那些被抓进去的有钱人,看看他们的发家史就会晓得。

    要想人不知。

    除非己莫为。

    “爸,许大茂走了。”

    “走就走了呗,你还留他吃饭?”

    “哥,这不是咱爸正在教训许大茂嘛,许大茂这一走,分明不给咱爸面子。”

    “许大茂这是气不过。”

    “爸,您想吃点啥?”

    “涮羊肉吧。”刘海中扭头回了屋,自打他有了钱,两个儿子孝顺的恨不得日夜伺候在刘海中跟前。

    “我去买羊肉,光福去买木炭。”

    ……

    “回来了?”

    “回来了。”

    “碰壁了?”

    “你怎么知道我碰壁了?”

    许大茂感到惊诧,他找娄晓娥和冉秋叶借钱这件事,可没有跟于海棠说过呀。

    “其实我不赞同你去找娄姐和冉老师借钱,说句好听的,将来挣钱了,这个本钱算谁的?亲兄弟明算账,有多少人因为钱闹的翻脸无情,一辈子老死不相往来?再要是这个钱赔了,还不还人家?”

    许大茂看着给他上教育课的于海棠。

    整个人都有些释然。

    “给。”

    于海棠将一个小小的布包裹递给了许大茂。

    里面是钱。

    不多。

    也就三千多块。

    “哪来的?我怎么不知道咱家有这么多钱?”

    “我积攒了点,剩余的都是爸妈给的,这可是咱们家最后的……。”

    ……

    闫阜贵家。

    算计大师闫阜贵做了一件其他父亲估摸着不会做的事情,借钱给自己的儿子开饭馆,却要收取一定的利息。

    “三千块钱可是你老子我一辈子的积蓄,你这么红口白牙的拿走不好,我身为你们的老子,我的一碗水端平。”

    闫阜贵大义凛然的说着纯小人的话。

    “银行的利率是这个数,我身为你们的老子,不可能不帮衬你们,我借给你们的钱,咱们按这个利率收费怎么样?”

    “爸,有您这个当爸的嘛,自己儿子开饭馆,你不帮衬不说,还趁火打劫。”

    “什么叫做趁火打劫?我这叫各有付出,各有所得,你就说同意不同意吧。”

    “我同意。”

    “那写下字据。”

    “合着您连自己的亲儿子都不相信。”

    “写不写吧?”

    “写写写。”

    “爸,你这个利率不对吧,怎么少了一个少数点,您这可是高利润啊,您不是说按银行利率走吗?怎么……。”

    “银行是公家,我这是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