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驱直入横冲直撞,在教室轻点好爽小雪

    如果你喊打人了,也没人会理你,大家会把门锁的更紧,免得被殃及。

    但是如果你喊着火了……

    “哪里,哪里,哪里着火了?”

    咣当咣当,几乎所有的寝室门都被第一时间打开,争先恐后的往外冲,唯恐慢一步就被大火烧死在里头。    

    有个哥们也不知道什么状况,竟然连短裤也没穿。

    甩来甩去。

    还有个哥们迷迷糊糊的就要破窗跳楼,幸好平时人缘不错,有人及时拉住他。

    方常一边喊一边跑向了622寝室。

    那是周大福所在的寝室。

    他会被人打,那周大福也好不到哪里去。

    难怪安宁让自己晚上小心点,还以为她要过来采了自己这朵娇花呢。

    没想到是这么回事。

    其实,这些人什么来历根本不用多想。

    铁定是同班同学。

    你说何必呢。

    不就是怕三中二废在第三轮连累他们吗?

    如果能顺利过第二轮,足以说明三中二废的实力达到了合格标准。

    每年都是这样的考核。

    强队里也有成绩差的,弱队里也有成绩特别好的。

    尤其是弱队,当综合实力不行,更适合强者力挽狂澜。

    搓逼的人生就是各种找借口。

    622寝室里面的人也在往外冲,两个戴面具的和方常迎面撞上。

    一个黑无常,一个白无常。

    他们看到方常,也是一脸的懵逼——当然,方常没法透过面具看得到他们的表情。

    哎哟,又是两个戴面具的小婊砸!

    方常二话不说,当胸推出一掌。

    白无常下意识的抬手。

    咔嚓。

    “啊,我的手,我的手……”

    方常丢开他,然后对着黑无常就是猛踢。

    大家毕竟是同班同学嘛,当然是不可能原谅他们的啦。

    自己寝室那几个至少有俩无法参加接下来的考试,这边的黑白无常也必须要付出代价。

    “方常,我是……”

    黑无常大吃一惊,他实在想不明白,方常怎么突然如此的厉害了。

    这特么还是人类?

    方常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踢了几脚都被挡下来之后,改用降龙十八掌。

    他刚学这武功,其实打出来的漏洞百出。

    真正的高手分分钟教他做人。

    奈何这黑无常也就比原来的三中二废好一丢丢。

    他连格挡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方常用降龙十八掌也不知道哪一掌给拍翻在地。

    降龙十八掌永远的神!

    太特么好用了。

    进了622寝室,就看到周大福红着眼,手里握着金丝大环刀喘粗气。

    他赤裸着上半身,青一块紫一块,但是看起来都不严重。

    很明显,西游四人组对自己用了短棍,而黑白无常却对自己的拳头比较自信。

    奈何周大福抽出了四十米长的大砍刀。

    所以他们其实也就最开始的时候揍了几下,后面还没来得及攻破周大福的防线,就听到有人喊失火。

    “你没事吧?”方常问。

    “氪金……氪金……”周大福有点魔怔,嘴里不住的念叨着。

    过了好大一会才平复过来。

    这时候,外头的人也明白没着火了。

    这里是学校,学生是蓝星人类的未来,所以防护力量不弱,这么大动静,值班老师当然不可能不知道。

    “发生了什么事?”

    七个学生受到攻击,这可不是小事情。

    “谁打的你们?”值班老师一头雾水,将几个伤员集中到值班室,顺便也等医务室的人过来。

    方常扶着周大福也跟着来了。

    “方常!”

    除了周大福,其余几个人全都恨恨的看着方常。

    能不恨嘛。

    后天就是第二轮考试,就算是虚拟环境,受了伤也会影响状态,有的甚至可能没办法参加考试。

    嗯,他们打定主意就是想让方常和周大福受伤,然后在第二轮沉沙折戟。

    “方常,你说是怎么回事?”值班老师已经准备好把方常给控制住了。

    三中二废,连他都知道方常是差生。

    学校里的差生没人权。

    “你们是不是想说,你们带着面具,跑到我的床前,然后站在那里不动,被我打了一顿?你们是不是肠胃不好,在厕所把脑子都拉出去了?”方常翻了个白眼。

    “你们大晚上的,跑去624做什么?”值班老师也不是傻子。

    方常虽然是差生,但这几个受伤的也不是什么尖子生,真正的好学生人家眼里根本没有三中二废。

    一打五和一打九,有什么区别吗?

    “他们去的时候,我几个室友正好不在,其中两个室友,还去了622,差点被周大福给劈了,哈哈~”方常一点也不放过嘲讽这些小屁孩的机会。

    值班老师这下算是全都明白了。

    头疼!

    这种幼稚园级别的把戏,偏偏有人做得出来。

    “等处理吧,还有你,你有必要对同学下手那么重吗?”值班老师看方常有点不顺眼。

    太嚣张了。

    欠揍啊这是。

    方常并不担心值班老师会对他动手。

    你敢动手,信不信我让你跪着求我别死。

    所以,他一点也不收敛的继续嘲讽:“这不怪我,他们都带着面具,我也不知道是我同学啊,如果我知道是我同学,我铁定不还手,他们花里胡哨的,我还以为临海被攻破了呢。”

    值班老师气息有点粗重。

    好想打人怎么办。

    校领导很快就被请过来了。

    这事不算小,又乱糟糟的,但是碍于校领导的威严,围观党们不得不乖乖回去睡觉。

    这期间,不少电话打到学校来。

    “听说孩子出了事,人没事就好,给学校添麻烦了,帮我好好教育……”

    “闫主任您看着办就行,我们绝无二话。”

    “唉,惭愧啊,忙于事物,疏忽了对孩子的管教,累及学校名声。”

    “被他们打的那俩孩子没事吧,我们愿意赔偿。”

    接到儿子发来的求救信号,第一时间获知了详情,几个家长基本上全都是好言好语的。

    没有那种“我爹是XX”,“你们连我家的狗都不如”,“有的是钱”之类的论调。

    这世上傻子毕竟少。

    干坏事没干成,还被人揪住了尾巴,那就赶紧服软。

    至少不能影响接下来的高考。

    至于以后……

    以后的事情,自然是以后再说。

    “你们几个,全部记大过处分,并且负责赔偿方常和周大福同学两万块钱医药费,你们有没有什么意见?”

    挨了揍,还要赔钱?

    面具男们心里无比的憋屈,但是都受到了家长的“严词警告”,自然是连连点头。

    “你们两个呢?”校领导没看方常,看的是周大福。

    方常是施暴者,据说挨揍的六个人全都是被他打的,很难想象一个出了名的差生会突然之间如此的强势。

    但是校领导也不奇怪。

    别人不知道,他却知道方常家里的那些事。

    不管受不受待见,方常都姓方。

    周大福家那是暴发户,打破了头的想要跻身上流社会,可惜上流社会根本不搭理他。

    除非你家里出现一个真正的强者。

    “呼呼……”周大福气的直喘粗气,方常拉了拉他,笑眯眯的说道:“大福可是我的亲兄弟,两万块钱有点少,得加钱。”

    打架不算什么。

    但是偷袭同学,想让同学参加不了高考,这个问题就大了。

    哪怕没有证据,学校也不想承担这样的罪责。

    不然,今后谁特么还敢睡觉。

    而管理这个学校的人,也必将遭受临海城高层的质疑。

    “你想要多少?”校领导终于面对方常了。

    “十万!”方常伸手捧住周大福的圆脸,让他抬起头对准大家,痛惜着说道:“看看我们家大福这张脸……”

    除了愤怒,其实并没有什么伤,周大福的伤多在身上。

    但是校领导还是妥协了,说道:“那就十万,剩下的八万学校出,学校管理不当,有失察之责。”

    “还有……”方常得寸进尺。

    “你说。”校领导面无表情。

    “我寝室那几个……唉,您也知道吾好梦中杀人,他们太菜了,我怕留不住手,一不小心……”方常半真半假的说道。

    其实,按照原主的记忆,他和宿舍几个哥们平时关系还挺不错的。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睡在我寂寞的回忆

    你曾经问我的那些问题

    如今再没人问起

    你想象不出写这个歌词的人是个沙雕。

    你也想象不出你上铺的兄弟会拿棍子敲你。

    但事到临头,有两个亲自参与,剩下的合谋腾地方,没一个是无辜的。

    如果没有穿越这码子事,原主估计会被敲骨折。

    当然,没有穿越的话,原主过不了第一轮考试,也就没人想着对付他了。

    “你想怎么样?”校领导叹息。

    “得给我们腾出来一间新宿舍,带卫生间的,我和大福俩人住,其他人我不信任。”方常说道。

    “行,就这么办吧。”校领导没二话。

    受伤的去治疗,值班老师去安排新宿舍,方常也要走的时候,校领导叫住了他。

    “方常留一下。”

    方常以为校领导会警告自己什么。

    比如这事不许说出去。

    或者以后要低调一点,别这么嚣张什么的。

    没想到,这位头发胡子都已经花白的中年人,沉默了一会之后,开口说道:

    “我对你为什么要隐藏实力的事情不感兴趣。”

    “我对你们方家的事情也不感兴趣。”

    “我只想告诉你,虽然今天遭到了同学的背叛,但是我希望你还能对人性继续保持乐观态度,人类已经如此局面,再不团结,就真的没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