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贵妇巨龙/小东西这才一根

    阿加莎猛地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原本就因为刚刚洗浴完毕而红扑扑的脸蛋,瞬间变成了血红一片。

    “傻丫头,这有什么好害羞的。”

    露娜拉开阿加莎的手臂,轻轻捏了捏她的脸蛋:

    “这是女人一生中最美的时刻,是你从女孩变为女人,最值得纪念的日子,和夫君一起,好好渡过这美好的日子吧。”    

    说完,露娜把阿加莎的小手放到了林渊的大手中,然后微笑着走出主卧,并把房门轻轻带上。

    寻了一个房间进去,里边的设施果然齐全,明亮的能量石遍布房间各个角落,将整个房间照射的灯火通明。

    坐在铺有柔软被褥的床沿,用手轻轻摸了摸隐藏在头发下的骇人伤口,泪花从露娜的眼角滑落:

    “夫君,我真的真的,很想和你,一辈子在一起。”

    帐前叠绾鸳鸯带,堂上新开孔雀屏。

    午夜,初经人事的阿加莎面带潮红,轻轻趴在林渊怀中,满脸皆是初为人妇的幸福表情。

    女儿家能和自己心仪之人终成眷属,世上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吗?

    不知怎的,阿加莎心中突然想起了露娜的事情,眼泪不由自主从眼眶流了出来。

    “宝贝,为什么要哭?”

    林渊帮阿加莎抹去眼泪,好奇的问她,刚才还阳光明媚,怎么一转眼就乌云密布了?

    “夫君,露娜姐姐,好可怜。”

    阿加莎把那一日露娜说的话,都告诉了林渊。

    有些话林渊当日听到了,有些没听到。

    咬咬牙,林渊帮阿加莎抹去眼泪,紧紧抱了抱她:

    “不哭,有夫君在,哪怕是死,我也不会让你们,再遭受一点伤害!”

    露娜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弯月愣神,房门突然被推开,林渊轻轻走了进来,抱起她便往主卧走。

    “干嘛啊,不是说了吗,今晚你属于阿加莎。”

    露娜轻轻捶了林渊一下,结果林渊扭头狠狠亲了她一口,笑呵呵的说:

    “鄙人这辈子最大的梦想,便是大被同眠,娘子,你就从了为夫吧!”

    “你这人啊!”

    (本章未完,请翻页)

    露娜又锤了林渊一下,原本有些寂寥的心,瞬间被暖意填满。

    临近凌晨,露娜和阿加莎一左一右,枕着林渊的胳膊幸福睡去。

    林渊却半点睡意都没有,作为一个男人,岂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遭受痛楚折磨而无动于衷?

    明日一早,自己就去喜马拉雅之巅,寻找那一线希望。

    还要让古拉杜拉联系所罗门大师,祈求大师指点迷津,付出任何代价都可,包括自己的生命!

    上午九点钟,古拉杜拉的飞艇缓缓降落在城堡前的机场,身穿清爽单褂的林渊,站在机场旁,看着古拉杜拉摇摇晃晃的从飞艇上走了下来。

    脸色有点发白的古拉杜拉刚想伸手冲林渊打个招呼,不知怎的脚下一滑,一头栽向旁边的水泥地。

    林渊一把扶住他,有些好笑的说:

    “这都过去一晚上了,酒还没醒那?”

    古拉杜拉苦笑着一咧嘴:

    “一天喝三次,神仙也抵不住,冕下,要是没有我晋升管事以后在酒场上磨练出的本事,今天我指定爬不起来。”

    摇摇头,林渊指指一旁的小路:

    “咱们边走边说。”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顺着碎石铺就的小路,沿着草原城,慢慢绕着圈溜达起来。

    “古拉杜拉,这两次所罗门大师让你捎给我的话,你觉得意义何在?”

    “这个,所罗门院长应该是想提醒冕下,可能有未知的危险正在靠近。”

    古拉杜拉略作斟酌,语气有些模糊的说。

    “你我之间无需顾虑,该说什么照直说,我想听听你真实的想法。”

    林渊拍拍古拉杜拉的肩膀,古拉杜拉抿抿嘴,深深叹了口气:

    “所罗门院长话语中的意思很精准,这和他往日里的预言有很大区别。”

    “大师话里明确指出,冕下您,可能会遭遇不测。”

    “嗯,和我的想法一样。”

    林渊点点头,所罗门.幻世让古拉杜拉捎带过两次口信,指向都很明确,自己会遭遇不测。

    这和博学者的言行方式大相径庭,作为能够触摸命运轨迹的博学者,他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们看到的许多东西都很模糊,所以他们所说的话语,一般也比较模棱两可。

    你从一方面解读是一种结果,你从另一方面解读,很可能就是另一种结果,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称呼博学者为大忽悠了。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由一个普通人类进阶成为黄金十阶的传奇强者,肉身也摆脱凡尘成为神灵,这种经历,世上少有人经历过。”

    林渊背着手,边走边说:

    “有多少人倾尽一生拼尽全力,也达不到我现在所处的位置,说句实在话,即便现在死了,我也可以说一声,此生精彩,死而无憾!”

    “冕下,您大可不必如此悲观,所罗门院长话里话外也说的明白,终结并不一定是坏的,很可能是您变得更加强大的开端。”

    古拉杜拉看到林渊有些消沉,赶忙开口安慰。

    “我担心的,并不是我自己。”

    林渊摇摇头,将露娜的情况说了一下,然后情绪有些低落地说:

    “天空之城是我最大的希望,但是完全找不到。”

    “喜马拉雅之巅是我的另一个希望,但说实话,可能性也不大。”

    “想要一举超越神格高贵的艾丝翠得女神,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想拜托你,帮我问一下所罗门大师,可有办法帮助我的妻子,多大的代价我都能出,哪怕是献出我的生命!”

    古拉杜拉忍不住停下了脚步,看看前方林渊寂寥的身影,抿抿嘴又跟了上去。

    “冕下放心,等下我就回地精机械城,用大功率收发器联系所罗门院长,一定帮您把事情问个清楚明白!”

    点点头,林渊欣慰的拍了拍古拉杜拉的肩膀:

    “多谢了,古拉杜拉。”

    “冕下说这个谢字,可太生分了。”

    “也是哈,古拉杜拉,你这段时间肚皮见长,必须减肥了。”

    “……您这话我不爱听,和大光明王国首席大技师华莱斯.宾果大师相比,我身材苗条着那!”

    吃完一顿早中结合的午餐,林渊骑上小黑,笑着冲露娜还有阿加莎挥挥手,笔直冲上如同刀锋一般的喜马拉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