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吃奶水作爱过程

   安迪看着水晶球上显示的画面,目光猛地一凝,像是看到了某种令她震惊的事:“这个是”

    魔虫森林。

    “轰!”震耳欲聋的轰然巨响声中。

    那无比巨大的紫色雷电笔直朝着费德南特打下,一时之间声震四野、天地变色。

    凯恩如同傻了般一动不动的呆在原地,甚至忘了趁机逃命,只是一双眼睛猛盯着前方,看着那道雷电将费德南特给吞噬。    

    “死死了吗?”

    这样恐怖的力量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抵挡的,凯恩根本想不出在这种力量面前区区一介凡人能有什么反抗的余地。

    然而就在这时——

    “铮!”清脆的剑鸣声自那雷电中响起。

    那声音,与这雷电的浩大声威相比起来十分微弱,但却透着一股视死如归的决心!

    合着这声音的响起,那雷电之中猝然绽放出一点金色的光辉,耀眼之际!

    看到这金色光辉的瞬间,加索尔身子猛地一震,像是看到了某种令他不敢置信的事情,瞳孔甚至猛地一缩。

    他震惊的喊出一个词汇:“圣殿骑士!”

    与此同时,一道金色的剑气骤然向外斩出,切开了雷电,切开了天地,直扑加索尔。

    加索尔神情变得无比凝重,甚至透着一丝惊恐。

    他抬起双手往中间一拍,只听得一阵‘隆隆’巨响,一面接着一面的厚重土墙拔地而起,尽是在瞬息之间召唤出了三面土墙。

    这些土墙每一面都有至少一米的厚度,即便是贵族城堡的城墙也丝毫不弱。

    然而此刻在那金色剑气面前却脆弱的如同纸糊的一样,一面接着一面的被金色剑气给斩开、撕碎。

    最终,那金色的光辉在加索尔眼前放大,照亮了他苍白的脸色,照亮了他惊恐的眼睛。

    下一刻,与之轰然相撞!

    “啊!!!”

    加索尔的身体直接被金色剑气绞成了碎片,甚至包括他的灵魂。

    凯恩也感觉到了一股剧烈的震荡。

    他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整个人直接爆成了一团黑烟,迅速飞走消失不见。

    魔法师协会,两位魔法师看到这一幕皆是被震惊到了。

    莫迪畏惧的道:“圣殿骑士加索尔什么时候惹上了这群疯子?”

    安迪摇摇头:“这就是不约束力量的后果。”

    顿了顿,她连忙问道:“你的学生目前有几个是呆在魔法师协会的?”

    莫迪道:“丽雯与琼思都在,怎么?”

    安迪道:“硬吃了圣殿骑士灌注生命与信念的一击,肉身被毁、灵魂重创,如果不做点什么,加索尔要出问题的。”

    “我让安娜去取一份灵魂药剂去给加索尔送过去,现在外面兵荒马乱的,安娜不怎么擅长战斗,你安排两个学徒护送一下。”

    莫迪点点头:“行吧,我让丽雯与琼思一起去。”

    安迪叹息道:“找到他就快点把他弄回来吧,在这样下去迟早要出更大的问题。”

    魔虫森林,守林塔。

    “噗通!”一声。

    凯恩一屁股坐在泥浆里,眼中尽是未曾褪去的恐惧。

    “得得救了”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一点准备都没有,就好像命运对他进行了强行打击,让他完全都不知道怎么去抵抗。

    刚才,他真的以为自己会死掉。

    如果不是突然出现的费德南特,他现在恐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这样的逆境让凯恩不由得又想起了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站到城墙上抵抗兽潮的时候,一样的彷徨与无助。

    ‘还是太弱了啊!!’凯恩剧烈的喘息着。

    “咔!”正在这时,前方突然想起了一个细微的声音。

    是那边紫色雷电落下之处。

    此刻,那雷电亦然消失不见,雷电过后,原地出现了一块直径百米的黑色巨坑,这巨坑之中寸草不生、遍地焦土,甚至连大一点的树木都看不到。

    然而在这片焦土之地上,却依然屹立着一道人影。

    那是一道如同枯骨般的人影,全身焦黑、血肉模糊,身上连一块完好的肌肤都没有,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具烧焦的尸体。

    然而他的眼球却是转动着的,全身往外溢着一股金色的光辉。

    在这股金色光辉的包裹下,他一步步的往着台阶之上走来,这怪异的画面看得凯恩简直是直冒寒气。

    他连忙让开道戒备起来。

    索性的是,费德南特似乎对他完全不感兴趣,只是自顾自的向着塔楼内走去,攀上了石阶,穿过了走廊,很快走进了高塔中。

    而一会之后,只听得一阵脚步声与慌张的声音传来。

    “快逃命吧!”

    “老天,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还以为我死定了”

    却见后方的高塔之中冲出来了一大群人,有普通人类、骑士,乃至是魔法师学徒。

    这些都是关押在守林塔的囚犯。

    守林塔的监狱位于最顶层,有特别的魔法阵进行加固,所以在之前的兽潮袭击之中这些人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此刻这些囚犯通通被放了出来,重获自由的他们头也不回的连忙逃离出去,守林塔的监狱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但凡在里面呆过的人就没有一个是不想离开这里的。

    人潮很快奔入森林远去。

    凯恩看着那些跑走的人群,眉头动了动,又回过头来看了看塔楼里面,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然而等了许久,却依然没有见到费德南特走出来。

    迟疑了一会儿,凯恩擦了把脸上的雨水,开启隐身术,大着胆子走了进去。

    根据地上的痕迹,他一路来到了位于塔楼顶层的监牢。

    监牢的房门大开着,而在这里,他也终于看到了那个消失的费德南特。

    这时候费德南特正单膝跪地的蹲在监牢中,枯骨一样的手抓着破碎的十字剑笔直插在地面上,面向着地牢的角落。

    在角落里蜷缩着一个女人,正是那克达王国的公主埃菲儿。

    费德南特喉咙滚动着,漏风的喉管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殿殿下,我我来啦”

    声音很虚弱,但还是能听出里面的高兴。

    然而。

    埃菲儿却显得吓坏了,一个劲儿的抓起地上的稻草仍向费德南特,瑟瑟发抖地道:“你不要过来啊!你不要过来啊!”

    费德南特试图解释:“是我,我是费德南特,殿下”

    他的解释似乎起效果了。

    埃菲儿先是一愣,随即身上的恐慌消退了下去:“你是费德南特?”

    费德南特点点头道:“是我,殿下我来救您了”

    听到这声音,埃菲儿彻底的放松下来。

    她缓缓站起身来,扬起了一点下巴,像是又恢复了昔日身为公主的威严。

    虽然不知道魔法师都去哪儿了、监牢又为什么会突然没人看管,但这无疑是个逃跑的好机会,这种时候有个骑士跟在身边本该是件好事。

    可是

    埃菲儿看着费德南特那满身恐怖的伤势,皱眉道:“你还能再战吗?”

    费德南特歉意的道:“我怕是快要不行了殿下”

    埃菲儿闻言竖起眉头,低声咒骂了一句:“没用的废物。”

    这种时候如果能够有一位魔法师在身边就好了,骑士这种东西实在太垃圾了。

    费德南特听着埃菲儿的咒骂,他的情绪看起来有些难过,那缠绕在身上的金色光辉变得有些暗淡。

    费德南特道:“殿下我击败了魔法师”

    埃菲儿表情轻蔑,一脸不信的道:“就你?”

    接着,她也不给费德南特继续解释的机会,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好了,我现在要离开这里了。”

    说罢头也不回的便往外跑去了。

    费德南特焦急的道:“殿下那我还能为您做点什么”

    埃菲儿目光厌恶的看了他那枯骨一样恐怖的面容一眼。

    冷漠的道:“去死吧。”

    费德南特怔了一怔,神情有些暗淡。

    但很快,这份暗淡便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一份由内向外的自豪与光荣。

    他用尽全身力气的抬起一只手横放在胸前,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

    他铿锵有力的回答道:“是,殿下。”

    话音一落,他便如同燃尽了的蜡烛一样,那身上的金光悄然黯淡了下去。

    “哐当!”一声。

    残破不堪的十字剑向着一边倒下。

    “哒哒哒”埃菲儿清脆的脚步声远去了。

    自始至终连头都不曾回一下。

    很快,喧嚣的走廊又重新恢复了安静。

    空空如也的走廊之中,只余下一具面目焦黑的尸体,横放在胸前的手保持着骑士礼节的姿势,单膝跪地,目光虔诚的看着前方。

    像是一尊雕塑。

    如果不是那容貌实在凄惨、恐怖了一些,相信会非常有气势。

    过了好一会儿

    “滋拉”一声像是电弧的声音。

    走廊之中悄然出现一道人影。

    凯恩穿过长长的走廊,一路来到这地牢之中。

    他看着那地上的费德南特,神情复杂。

    有劫后余生的感激、有为其不值的怜悯、也有看待傻子的无情嘲笑、更有面向勇士的敬重。

    最终。

    他横起右手向着左肩重重敲了敲,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

    是代替那远去的埃菲儿、也是回报他的救命之情、更是以一位骑士的身份。

    随即。

    凯恩上前一步,单膝蹲下,一手按在了费德南特的肩头:“提取。”

    清脆的提示音如约而至。

    可惜的是,大约是费德南特身体过于破烂的缘故,声音仅仅响起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