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林小喜今年十七岁/内裤老是夹裆怎么办

    村下一田作为海军部派出的一名暗子,已经在美国潜伏多年了,当初作为预备役士兵的他仅仅是有一个远房叔叔在美国开设农场。但这个叔叔只是依稀记得自己有那么一个亲戚,当村下一田来投奔的时候,根本不给他好脸色。

    加上海军部本来就没有给这个特务机关多少经费,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限制陆军,因为陆军有的他们一定也要有。在陆军向了东北,华北,华南,东南亚,印度和欧洲等地开设了大规模的特务机关之后,海军部将目光选择在了北美。

    二战时期的***国家,基本都有一个缺点,那就是情报部门的简陋,德国至少因为是欧陆传统列强,在一战前就存在情报机构,即使是魏玛共和国时期也在往欧洲各国派遣间谍,加上都是欧洲人,比较方便与渗透。    

    而鬼子这边就是有点让人无语了,日式英语是带着一股子味道的,和印度的咖喱味的差不多,除了在中国战场上,陆军的几大特务机关,“梅、兰、菊”等机构有所建树之外,其他的方向都没有较大的成果。

    鬼子的特务机关还存在一个较为明显的特点,就是在侨民,侨商,和鬼子的聚集点内的存在大规模的间谍现象,可以说大部份的侨民几乎都是和情报机构有牵扯的。而珍珠港之后,美国人直接将所以的鬼子侨民都关押了起来,鬼子的北美的情报一下子就被重创。

    更扯的是,在关押的地点里,也是两极分化,较早移民的仇视日本,甚至参加了美军,不过美国人也不敢让他们真去太平洋战场,而是派往了欧洲战场。不然杀红眼的士兵在战场上可管你穿的什么衣服。

    ***情报拉胯那是公认的事,从被西班牙人和军情处戏耍的**,再到被限制的死死的小日本。至于意大利,面条一样的部队,情报再好也架不住军队拉胯。

    村下一田在自家的叔叔农场打了好几年的工,终于攒足了钱前往旧金山定居。

    旧金山,直译就是三番市,在西班牙和墨西哥的时代,这里又名圣弗朗西斯科,但随着淘金热的兴起,这里又被成为金山,之后和澳洲的新金山区别,被译为旧金山,不得不说翻译真是一门艺术,民兵导弹直译的话就是“一分钟人”导弹、

    这是独立战争时期的民兵外号,一分钟人,但直译的话绕口。和这个查不到的还有b29,直译有时候就是不好听也不好记,最后还是要看翻译了。

    村下一田在旧金山靠着海军部那一点点微薄的薪水和自己多年的积攒,加上没有收到炒股热潮的影响,尽然在大萧条之后过好了起来,他又很有想法,化名张田混进了唐人街,相比于鬼子,华人更团结,也懂得抱团。

    老乡带老乡的在旧金山建立了唐人街,还少不了洪门的组织,很多时候不是你想参加帮派,而是形势所迫帮派。不过现在的北美地下还是黑手党的天下,真正要等到哪些黑人帮派兴起,还要等到一位喜欢开着敞篷车兜风的爱尔兰裔总统。

    爱尔兰人在欧洲的地位也就比吉普赛人和犹太人的地位高一点,由于一直坚持传统,抵制昂撒人的文化入侵,所以和英国人的关系很差,在爱尔兰几次的大饥荒都是英国人挑起的,英国人甚至对爱尔兰人禁运粮食。加上这块土地本身就不是英国人的法理,而是王室的直属领地。

    英国人最早在13世纪就开始了对爱尔兰进行了殖民运动,加上宗教改革之后,英格兰选择新教,但爱尔兰是传统的天主教,宗教和民族矛盾越积越深,在强行合并爱尔兰之后,英国人禁止了爱尔兰的贸易和商品进出口。

    摧毁了爱尔兰的纺织业,就像他们在印度干的事一样,将爱尔兰转为农业殖民地,规定粮食只能供给英国本土,保障了英国人工业化的发展,工业的发展需要燃料,但同时也需要大量的粮食,工人和市民是需要低廉的粮食保障生存和资本家有足够的的利润。

    天灾人祸终究还是到了一起,1843年开始,马铃薯晚疫病肆虐欧洲和北美,作为维系欧洲社会的土豆出了问题,那真是要命了,这件事也间接的改变了欧洲的农业结构。

    这种情况下,尼德兰也就是显得荷兰也有近万人死亡,更何况是爱尔兰。作为粮食的生产者,爱尔兰却发现自己吃不到粮食。求助英国人,英国人反手就是一个超级加倍,没说拨粮食的事,而是继续加强赋税和限制爱尔兰的粮食进口,坐视爱尔兰人自生自灭。

    从1845年-1849年的四年间,因为饥荒导致八百五十万的爱尔兰人锐减为六百多万,死亡超过一百万,移民超过一百多万,这直接激化了双方的矛盾,独立运动此起彼伏,英国人不得不加强在爱尔兰的驻军,英国人是不会放弃这个战略要地,最终在一战时快要耗干的带英不得不妥协,爱尔兰逐渐走下独立。

    但前几个月的北爱却又是发生冲突,甚至一度诞生了激进的爱尔兰共和军,可是,这相比于昂撒人对他们祖先的所作所为相比,根本不算什么。爱尔兰人和英格兰人可不是同一个民族。爱尔兰人是凯尔人种,和威尔士,苏格兰才是一样。

    英格兰则是盎格鲁撒克逊人,属于日耳曼人的一支。但这种就和五百年前我们是亲戚的人种查不到,随着时间和距离还有各自的发展,外貌和语言也就逐渐产生了差异。加上欧洲现在的国家的历史大多数都是很短,曾经的封建领主也没有可以记录历史的习惯,文字都没几个。

    最后如果要查历史的话,大多还是要靠教会的记载和后世人的推测。

    爱尔兰和华人劳工一样,在第一条横跨北美大陆的太平洋铁路上付出了血泪,铁路是从东海岸和西海岸同时开工的,同时规定双方碰头时,谁修的就归谁管理,而铁路周围的土地也自动归铁路公司所有。

    为了加快进度和获得更多的土地,动用了大量的华人劳工,最为险峻的最艰难的路段,几乎都是华人劳工在工作,每一个枕木下都埋着一位华人尸体,从两广等地靠贿赂贪官和欺骗的方式招募,而根据联合太平洋公司的工资发放记录,足足有14000多名华人劳工的记录,而没有算上的更多。

    1868年,工程延伸到内华达山——今天的美国人把这段铁路称为“内华达山上的中国长城”,约有1000名华工死在这里。1970年,人们从当地沙漠中挖出2000磅(约合907.2公斤)的华工尸骨。但这一切换来的却是一个诸如“傅满洲”的形象和排华法案。

    而东段的铁路,大多数是黑人和爱尔兰人居多,爱尔兰人的遭遇很像河南,因为贫穷,他们几乎包揽了所有脏活累活,却还要被人诬陷和歧视。东段最危险的并不是自然环境,而是原住民印第安人,资本的血淋淋在这一刻表露无遗。

    东段明明是平原,却修建极为缓慢,主要就是弯路多,为的是什么,是印第安人部落领地下面的矿产和土地。他们做的和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做的查不到,犹太人靠着一个两千多年前的一个传说和一个教义就要阿拉伯人让出他们居住了一千多年的土地。

    美国人靠着一个和美国政府签订的铁路修建协议就要印第安人让出土地,为此诸如屠杀和恐吓的行为层出不穷,真如马克思所说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终有一日,资本这头怪兽会吞噬掉一切,毁掉一切。

    太平洋的西海岸起点就是旧金山,这里也成为了北美最大的华人的聚集地,村下一田并不是一个传统死板的日本人,他非常有想法,伪装成为华人重要的一点就是能获得帮助和没有歧视的氛围,如果不是他的远房叔叔带来的一封信,村下一田真的可能忘记了自己还是一名情报人员。

    看着大本营传来的情报,调查一个人,中国人,男性,36年或37年移民美国,21岁至23岁之间。化名是王忠,也可能是其他假名,有大宗货物运输记录。

    化名王忠?村下一田嘴里念叨着这个名字,王忠?王忠!!!!

    猛然惊醒的村下一田想到了几年前那个来到旧金山唐人街的王少爷好像就是这个名字,对对对,王忠。最开始的时候搞了一个同乡会,号称是带着大家投资致富,但最开始没人信,可有人真的投了钱,下个月真的拿到了较高的利息。

    就是这个王忠,同乡会的创始人,最开始的时候,搞集资这几年越搞越大,好像是多家公司的大股东,自己还办了一个公司,最近听说在澳洲发现了大规模的铁矿,在巴西搞木材和矿产开采,在东南亚有橡胶产业和勘探石油。

    村下一田说着,到抽屉里面找出了一份宣传册还有一份感谢信,为啥会有感谢信,因为村下一田自己也投了。确认无疑后,村下一田找出了纸和信封,准备开始投递消息,但正准备写的时候,门铃响了,是自己的女儿和妻子回来了,在做出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他默默的放弃了,鬼才去过苦日子。

    村下一田自己并不知道,他对面的二楼和对门的茶叶店里,都是监视他的人,其中还有白人。这些人多数是出身洪门,但最后都进了黑水安保公司经过系统的培训,可以说是淡水河谷自己的产业,负责安保和干一些黑活。

    其中也不乏军队中的退役士兵,美军、英军、法军、还有德军。教官很多都是参加过一战的士兵,这样一直安保力量当然是又官方背书的。淡水河谷在罗斯福的连任中投了大钱,并且积极融入商业圈,接受投资,创造大量的就业岗位。

    并且在威廉·约瑟夫·多诺万任成立美国情报协调局,统合全美多处情报机构的时候,给人给钱,同时把鬼子在北美的情报网和一些情报机构的主要负责人一块给端了送过去。美国情报协调局之后的名字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简称cia

    王忠带着车队往北疾驰,形势了一上午,一名全副武装的黑人背着一个电台过来了:“boss,兰登董事发过来的情报。”

    王忠无奈的说:“尼克,说了多少次我不是boss,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经理而已。”

    “nonono,boss你简直是一个传奇,财富的传奇,这才两年多,我们的产业已经是遍布全球了,您的投资从来都没有失败过。更何况你的初始资金尽然只是同乡集资起来的,我的妻子现在每天都要被问怎么才能购买到公司的股票,很多我的同族都在想加入我们。”

    王忠边看边说:“会达到的。”

    兰登·道奇,王忠选择的合伙人和搭档,能力其次,主要是能信任,也是淡水河谷明面上的话事人。

    兰登主要说了三件事,一是澳洲政府同意了淡水河谷的要求,准许他们移民劳工开采矿产,但每名移民必须缴纳70美元的保证金。二是澳门的分公司已经成立完成,已经准备同重庆合作。同时王忠的身份也是淡水河谷远东分公司的总经理,入境手续和相关接待已经准备好了。

    第三件事是加兰德和柯尔特公司接受了他们的入股,已经是可以参与表决的董事了。洛克希德·马丁、波音、诺斯罗普·格鲁曼和通用动力几家公司只是接受了入股,但对于我们的订单已经接下了,预计在年底交货到达印度。

    最后一句是兰登问了很多遍的问题,交给你这个方法的人是谁,股份占比最多的那个人是不是他?

    王忠看完之后回电:“出了一个小插曲,但一切安全,欧洲和北非的业务可以暂时停掉了,最后加一句,是,他姓叶。”

    王忠搞得是传销和庞氏骗局的合体版,查尔斯·庞奇1920年开始从事投资欺诈,大约4万人被卷入骗局,被骗金额达1500万美元,相当于今天的1.5亿美元。庞奇最后锒铛入狱。他搞这一套很隐蔽,平时出入高档场所,然后说自己发现了一种投资的手法,别人问他他还不乐意,最后在多次请求下接受投资。

    但他这个骗局你说其中的精英人才不明白吗?他们当然懂这是拆东墙补西墙,但他们有自信自己的钱能全部到账,最后倒霉的还是哪些小鱼小虾。

    王忠最开始是根据叶凡给的方法,开始用了拆东墙补西墙的方法,等到资金充足了,投资开采了未被发现的矿藏,并懂得利用资本的逐利性,不停的接纳新的资本,牵扯出一大片的公司,足够大的蛋糕打消了一些公司的垄断和一家独大的想法之后。

    王忠开启了叶凡给他的计划,足够的利益果然让美国人自己走进了蜘蛛网里,从而渗透进了各行各业,并让自己最开始的空投支票成为了真正能兑付的支票,改善了华侨和少数族裔的生存环境,利用了足足两年的时候,王忠终于完成了自己的计划。

    并按照之前的约定,在欧战爆发之后,开始支援国内的抗战。

    在昆明,成都等地,王忠没有遭遇什么刁难,一切都是金钱开道,光头党的官僚早就没有底线了,同时在各种高层会议上和上流聚会上,王忠也收到了吹捧,出手大方,还捐献了一批物资,简直是爱过典范。

    但这位爱国典范心理却在鄙视这帮虫豸,国家危难之际,天天声色犬马,奢侈无度,还有公然索贿的。一些人在豪横惯了,甚至想要巧取豪夺王忠手里的剩余物资,但尼克一站出来就退缩了,买办集团的腿太软了,容易跪下去。

    王忠原本半个月的时间就能到达西安,然后联系叶凡,但他发现路太烂了,根本过不去,加上枣宜会战的失败,铁路线也不安全了。在买办集团的统治下,中国目前的铁路大多数都集中在东部平原内,西部的基础建设非常差。

    不像以后的国道,高速与铁路和高铁覆盖的时代,此时的王忠只能是用牛马驼货,多种方法到了西安,在发出了信号之后,王忠只能等待,但他发现自己现在竟然有些嫌弃环境了,及时最好的旅馆也让王忠等人不适应。

    不知不觉间,王忠已经被改变了,环境是会潜移默化的改变人的。因为反扫荡的作战,叶凡晚了三个月才见到了王忠,但一见面两人就发现了不一样。

    叶凡之所以坚持亲自参加战斗,就是因为他不想被改变,所以一身粗布麻衣,脸上有着灰,头发乱糟糟的,看起来和一个老农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