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gl哭腔求饶手指不停

    深海的心态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七人塔的,以前的他每天都会自由的徜徉在海水中,但现在,他感觉自己以前真的有点勇,为什么就不怕水里有电。

    而且,一琢磨水里可能意外掉落几根高压线,浑身就涌现一股麻意。    

    一天被电了三次。

    任谁谁也害怕。

    “天呐,你在搞什么东西,快点把你身上洗干净!”

    深海茫然的眼神看着掩着鼻子的梅芙女王,像是避开瘟疫似的,躲着他。

    他想解释,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唉!

    深海叹气,生活不易。

    “深海,今天执行的任务……”

    艾什莉隔着很远看到深海,刚走过去,就闻到一股怪味。

    “你怎么一身怪味,没关系,现在先清理身上的味道,我会让人把你今天执法的视频和警局要一份,给你制定一个非常合适的新剧本,我保证会大受欢迎。”

    “那个…今天没有执法,明天才开始!”深海听到艾什莉要警方的执法记录,赶紧拦住她。

    那玩意可不能让别人看到,看到了,说不定他这辈子就活在鬼畜区了。

    艾什莉将信将疑,“那也行,等明天也一样。”

    深海突然想起,艾什莉可以制定套装,于是向艾什莉提了一个要求,“能不能给我弄一件绝缘套?就是穿上就不怕被电的那种?就算水里有电也不害怕的那种…”

    看着深海期待的眼神,艾什莉皱着眉思考。

    “那样的话,绝缘衣几乎会把你全身覆盖,玄色的装备可以做到,但是你的话,嗯……我问一问设计部吧,看能不能设计出来,你还有什么要求吗?”

    “能不能给我弄个试电笔?”

    “???”

    今天深海怎么这么奇怪?

    不过深海的要求,她还是尽量去满足,“要定制还是随便找一个。”

    “定制,在外形上,一定不要有任何违和感,一定让别人看不出它是一个试电笔!”

    “不要有违和感?还得让别人看不出是试电笔?”

    “对,我会经常使用,可能……会拿到战场上使用。”

    深海可不想自己抱着一个试电笔上战场,那形象……

    “我明白了,还有其他要求吗?”

    深海犹豫了一下,“我觉得我和警局那些人相处不来,你们能不能换一个……”

    “换人?你是认真的吗?是不是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深海,我们是一个队伍,你有什么事情,完全可以跟我说,我嘴最严了。”

    “……”深海感觉心很累,“没…没事!”

    虽说艾什莉能帮助他解决这件事情,但是他真不想让更多人知道这件事,因为太丢人,这种事情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指不定会怎么笑话他呢。

    进入了一间洗漱房,看着单独的隔间花洒以及头顶上的灯光,心底莫名涌出一种恐惧。

    尤其是那藏在内部的管道,谁知道电线的线路有没有触碰到水管。

    可能就是因为老化,或者有老鼠的啃咬,导致水通了电。

    唉!

    深海再次叹气,生活越发不易。

    嘴严的艾什莉,立刻向玛德琳报告了深海的特殊情况以及要求。

    定期向玛德琳报告队伍人员的状态和队员的诉求,这也是她的工作。

    “应该是闲的,让他多和警局的人接触,提高他的曝光量,七人组若是一直有个拖后腿的,那对七人组来说,也是一种不好的影响,不过深海也确实为我们赚了十几亿刀,他的要求可以适当满足,但是试电笔,唉,算了算了,给他配个适合的东西,然后增加一个测电压的功能!”

    “那就制作一个适合他的武器?”

    “嗯,你去和设计部看着商量,武器外观要高端大气上档次,还要低调奢华有内涵……总之,让他满意就行。”

    “……我大概,知道该…怎么做了!”艾什莉推了推眼睛,“那其他人吗?如果只是给深海增加武器,会不会让其他人对此有点微词?”

    玛德琳看了看她,似乎觉得艾什莉在开玩笑,“他们……需要那种东西?”

    呃……

    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啊。

    艾什莉认真地想了一下。

    好像除了深海,其他人完全不需要那些玩意!

    祖国人,肉身就是钢铁之躯。

    梅芙女王,铜皮铁骨。

    火车头,速度快起来,身体就像一台锋利的切割机,可以让人在毫无直觉的情况下,失去一半身体。

    透明人,钻石之躯。

    星光,闪瞎你24k钛合金狗眼,同时单手有千斤之力。

    就深海一个,天天划水。

    深海心惊胆战地洗完之后,身上的味道散去了一半,他踩在没有水的地板上,心里涌现一股莫名的感动。

    大地,我亲爱的母亲。

    ……

    爱德华自然不知道深海的状况。

    因为,主不在乎。

    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

    安妮来了。

    安妮身上可是有他特别想要的东西。

    所以,那不得好好招待她?

    小麦酒,白兰地,伏特加,威士忌,红酒,全部摆上。

    今晚喝不倒你,我就跟你姓。

    当然了,爱德华也准备了些吃的,酒心巧克力,酒酿丸子,米酒元宵,鸡尾酒,酒泡软糖……

    就连爱德华最擅长做的鸭,也是啤酒鸭。

    看着一桌,摆着满满的,很丰盛嘛!

    今天,既分高下,也分生死。

    当然了,爱德华也不是那种急功近利的人,一上来就劝人家喝酒,那不得先吃点菜垫垫肚子吗?

    等她吃上头了,就是他下手的好时候!

    嘿嘿。

    一想到马上能拿到安妮的血,他就忍不住嘴角上扬。

    不过,家里还有一个女孩,嗯,晚上让她别出来了,在下面打游戏,避免出什么乱子,当然,即使安妮发现了,他也有托词。

    叮咚!

    爱德华整理了下衣服,她来了她来了。

    安妮虽然穿着一身休闲的衣服,但是看得出,出来时应该是特意的打扮了一下。

    刚进入爱德华家里,安妮还有些拘谨,但看到一旁的来福,心顿时化了。

    “探长,你家里的狗子好可爱,我可以摸摸吗?”

    爱德华连忙用眼神制止了来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