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呀!”

    青年一阵后怕:“这么高的山,直接把我扔下来,我没事?”

    这是什么手段?

    这是怎么做到的?

    “不好惹...”    

    青年就是一个地痞流氓般的人,人送外号缠死人。一旦被他缠上,不是大出血,就是名声尽毁。

    游手好闲是他的职业,别人得罪了他,他极少会放弃报复。

    “道士?”

    青年眼珠子转动:“我一个人斗不过你,但是整个村子呢?”

    ......

    道观中,张青云依旧盘膝而坐。

    那个青年太烦人,所以张青云直接把他扔下了山。

    没一会儿,锦鸡先飞回道观,直接钻进了自己的小房子。没多久,黄鼠狼也钻进了道观:“啾啾...”

    黄鼠狼就在张青云面前转悠,嘴里还叼着一块金灿灿的元宝。

    张青云很是诧异,伸出手:“这是给我的?”

    黄鼠狼把一块拇指大小的金元宝,放在张青云掌心,随即又跑了出去。张青云看着手中的金元宝:“不愧是被妖魔化最厉害的动物之一。”

    黄鼠狼有很多传说,是一种极具神话色彩的动物。

    不过,带有寻宝功能的黄鼠狼,张青云还是第一次听说。

    “都说黄鼠狼回头,不是害人就是报恩,这小东西,该不会是在哪里发现了古墓葬吧。”

    金元宝不大,大拇指大小,也不是电视中看到的那种造型完美的元宝形状,有些不规则,甚至工艺水平不是很完美。

    金元宝上,阴煞气息弥漫,带有丝丝死气。

    这绝对就是黄鼠狼,从墓中找回来的。

    “现在贫道用不到这东西。”

    之前在海洋中,那艘沉船里,就有不要少黄金白银,张青云一直都放在储物符篆内。

    张青云又有几百万现金,现在根本不差钱。

    没多久,黄鼠狼又返了回来,嘴里叼着一串珠子。

    这一串珠子,倒是像手链。

    把这串珠子拿在手中,张青云摸了摸要跑出去的黄鼠狼:“好了小家伙...不要再找了,贫道知道你心意。”

    黄鼠狼身躯一震,它听懂了张青云说的话!

    “啾啾...”

    黄鼠狼低声叫着。

    张青云神色古怪:“你要拖家带口的来?”

    张青云摇头,要是黄鼠狼一家子都来了,道观还不成了黄鼠狼窝?成了动物园?

    黄鼠狼又跑了出去。

    张青云摇头失笑:“小家伙,你就算是把那座墓葬掏空,贫道也不会同意,你拖家带口来道观居住的。”

    “嗯?”

    黄鼠狼刚离开,张青云眉头皱起。

    山脚下,一群人男男女女一两百,向山上道观走来:“似乎来者不善。”

    在这群人中,张青云看到了那个被他扔下山的青年:“蛊惑人心的本事倒是不小。”

    张青云站起身来,环视四周:“可惜,贫道白费力气,把这里布置了一番。这里是待不下去了,要换个地方...”

    “喂...你是谁?”

    一群人气势汹汹的来到道观:“这座山,是我们的,你与我们协商了吗?就在这里建房房子?”

    最基本的客套都没有,见面之后,就是质疑。

    张青云面不改色:“贫道现在就离开...”

    “嘿...”

    “你想离开就离开?”

    一个人冷笑道:“你看看这里被你破坏的...山顶都被削平,还有草木...赔偿的事情,咱们来谈谈吧。”

    “这座山可是风水宝地,咱们一直都想要在这座山建造祠堂来着,就是害怕破坏风水,才没有动工。”

    张青云冷眼旁观:“贫道恢复这里原本面貌就是。”

    “恢复原本面貌?”

    怎么恢复?

    破坏了的东西,还怎么修复?

    张青云意念一动,道观缩小,没入他的掌心。

    众人纷纷一惊,道观没了...眼前空空荡荡。

    张青云脚下生云,托着张青云缓缓升空,随着张青云离开,山顶之上,恢复如初...

    “嘶...”

    “我滴妈!”

    “刚才我看到了什么?”

    “有人驾云离开了!”

    他们有些惊呼,有些人却感觉,心中有一种东西,也随之离去。说不清楚,也讲不出来。

    “机缘在你亦在我,长生之法不轻说。本已降落机缘地,众人驱我无奈何。”

    寻寻觅觅间,张青云没有做出选择。

    收回鱼钩,青云观中的张青云本尊,睁开了双眼:“仙神之名已经不存,神话传说也已经不在...”

    “双管齐下才行...”

    把神话小说放出去?

    随着道泯之后,这些神话小说也已经不存:“未必有用。”

    现在手机上网多方便?

    书本谁还去看?

    就算是神话小说,给人们看,人们也未必会看。

    “不过...也要尝试一下。”

    这天夜里,张青云玉符化书,上万本《封神演义》洒落人间。一连半个月时间,张青云每天都要把上万本《封神演义》,送到各处。

    “这还远远不够。”

    张青云意念一动,分身出现在上次被驱赶的那座山峰不远处。在一个村庄村后,有一个村庄。

    张青云走在村子中,大清早的村庄,并没有记忆之中的村庄那样热闹。这村庄从头看到尾,并没有看到一个人。

    走在村子里,张青云神情一动,在一家门前,坐着一个人。

    这个人面部狰狞,嘴唇鼻子都被大火烧没了,耳朵也剩下一点。而且,这人戴着墨镜,还少了一只手臂。

    双眼看去,这人头顶隐约有麒麟护持,命运光柱被麒麟遮挡。

    麒麟!

    这是军人的特有标志!

    意念一动,麒麟隐退,一道紫黄光柱冲天而起:“救人于水火,舍命与责任。”

    “得遇贵人,命数于心。”

    收回目光,张青云摇了摇头。

    得遇贵人,命数于心...这方天地已经被他所掌,自然而然法则规则以他为尊:“什么样的命数,直接说就好,还要看我的脸色?”

    “咦?”

    一个三十多岁少妇,骑着电瓶车,在这家门前停下:“你是...”

    “见过居士,贫道只是路过,看到这位居士命格清奇,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哦...

    这是个算命先生,少妇点头,推着电车回了家。

    紧接着,少妇端着一只碗走出:“大振,喝点粥...”

    “东东啊,今天可听话了,早餐吃了三个大包子,喝了一大杯豆浆。”

    少妇幽幽叹息:“你也不用操心,你也不要多想...”

    似乎是因为张青云这个外人在,少妇说话模棱两可,并不愿意多说。

    也或许是怕刺激躺在躺椅上的青年,所以语气和缓。

    “小芬...你...”

    青年男子许久之后才缓缓说道:“咱们离婚吧!”

    “不行!”

    女人抓住青年大振的手:“咱们的婚姻,是双方亲戚,还有你的领导见证过的!我不同意!我们也留下了誓言,不管对方怎么样,都要不离不弃!”

    “可是...”

    大振捶着自己的腿:“我成了废人,我不想连累你们娘俩,你趁着年轻,还能找到更好的...”

    “不!”

    少妇小芬摇头:“我心里你才是最好的,最坚强且勇敢的...”

    “你何苦守着我呢。”

    大振沉默不再说话。

    小芬则是露出幸福微笑:“有你在,啥都不怕。”

    “嗝...”

    张青云打了一个饱嗝,仿佛刚才那一碗粥,不是给大振喝了下去,像是给他喝了下去。

    “狗粮吃的太饱,撑着了。”

    这才是质朴的爱情,步行街上那些恩爱的情侣,若是对方出了事,他们还能不离不弃吗?

    或许有,绝对不多。

    这个大振,全身几乎没有完整的一片皮肤,整个人都被大火烧过。

    他的外貌是因为救人落下,他的心最美。

    大振看不见面前人,眉头挑动。

    小芬则是疑惑道:“你怎么还不走?”

    “哦...”

    张青云笑了笑:“我有一法,可以救你丈夫,让他恢复强壮身体,恢复本来面貌。”

    “什么办法?”

    大振躺着不为所动。

    少妇很是激动:“你真有办法?”

    张青云点头:“办法不止一个,就看你愿不愿意。”

    “我愿意!只要能让他恢复,要我做什么都行!”

    “小芬!”

    大振还算理智:“不要被骗了。”

    小芬点头又摇头:“任何机会,咱们都要试一试。”

    小芬压低声音,在丈夫耳边嘀咕:“不是前段时间,有天人在葛望村出现?挥手间收起一片院子,眨眼间山顶恢复,驾云离开?”

    大振松开了手。

    “你有什么办法?”

    小芬又有些激动,又有些忐忑:“真的能治疗好大振吗?”

    “贫道从不说妄语,我有一法,割他人之皮,帮你丈夫长出皮肤,断别人一臂,续接你丈夫断臂...这是最简单的,顷刻间可以让你丈夫恢复如初...”

    “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