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往下边塞东西去上学校/第章贵妇妩媚巨龙玉足

“以毒攻毒?”

    李长河的话语,让鬼手的脸色微动。

    他回头看向李长河,脸色复杂的说道:“李八兄弟,不要开玩笑了。既然你们都无法下手,就由我来做这个恶人吧。”

    他还以为这是李长河的措辞。

    毕竟,以酒中剑如今的情况,想要让他活下来。      

    或许真的只有废了他这一种方法了。

    如此一来,他就算身体不受控制,也不会再对众人造成什么危害。

    到时候,只要找个一个安全的地方将他关起来,就能避免他造成任何影响。

    可....酒中剑身为一位地级超凡,这个下场将会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鬼手认为,与其让他痛苦不堪的活下去。

    或着看着自己不受控制的攻击友人和弟子。

    不如...送他走。

    而在场的人,无论是道门弟子,还是空蝉大师都不愿下手,那就由他鬼手来做这个恶人罢了。

    “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好人。”鬼手低笑一声,他的名气向来不好。

    偷学各家法门,整个超凡界都拿他做反面教材,他也不在意再背起一个骂名。

    儒家的人要是打算敌视他,或报复他,他也不会有丝毫在意。

    此话一出,被空蝉大师暂时压制住的酒中剑露出了笑容。

    看来,鬼手这个酒友兼弟子...还真是可靠啊。到底是杀伐果断。

    “鬼手,拜托你了!”酒中剑苦笑。

    “好吧,就由我来送你一程,老姚。”鬼手拔出一位二代弟子的汉剑,沉声说道:“你知道的,我的剑法很快。不会让你有什么痛苦的。”

    “来吧,就用我教你的落日剑。那一剑快....”酒中剑面目平和,虽然身体开始疯狂挣扎,但他的语气却是异常平静:“不要有什么压力和负担,你这是在帮我。还有,和外人说,我是死在三尸神手里的。”

    “老姚啊,别说了...把我说怕了可就不好了。”鬼手低声回应:“很感激你当年教我落日剑。”

    “落日剑...原来是你啊。”空蝉大师叹息一声。

    道门弟子们也是脸色微变。

    这时候,他们才知道。

    鬼手之所以能够在无人教导的情况下成为超凡,是因为有酒中剑在暗中帮忙。

    难怪协会一直找不到,那个让鬼手成为超凡的小山门。(协会记载鬼手是从某个不知名的小山门偷学法门成为超凡的)

    而如今真相大白,因为,落日剑。便是酒中剑自创的剑法!

    与其说是剑法,其实更像是一种以动作和呼吸锤炼使用者的法门。

    落日剑有上下两份。

    分别是大漠孤烟和长河落日。

    理论上来说,能够完美练就整套剑法,便可成就超凡。

    于是,为了超凡兴盛,酒中剑没少向那些有天赋的弟子们传授落日剑法。

    可惜大多人都只能练到大漠孤烟。无法再进一步,也无缘超凡了。

    这是也是二十一年后李长河那个年代中,落日剑流传广泛主要原因。

    而鬼手当年,便是某次机缘巧合之下,被传授了这种剑法后,成功成就的超凡者。

    从这个角度看,酒中剑和鬼手亦师亦友。而现在...却被酒中剑请求杀死自己。

    “你的命,就由我来背。你的仇,也会由我来报。这是我对你的承诺!”鬼手沉声回应着。

    却让刚赶到的潘科,感到一丝熟悉感。他对这就话感到似曾相识....

    而另一边,鬼手举剑,刚要施展某种剑术。

    就被人抓住剑刃打断。

    “鬼手,你耳背吗?都说了用我法子试一试啊。”

    李长河一脸的蛋疼,这些超凡一个个都陷入了忧伤的气氛中,还真就没人听他的。

    也是了,他们认为三尸是不可逆转的。都不相信李长河的话语。

    鬼手想要抽出剑刃,却发现剑刃被染至漆黑,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这是...”鬼手有些吃惊,他也算是剑术高手,此刻,却被人空手接白刃的夺走了武器。

    这显然超出了他的理解,即便是李昆也无法做到这一点。

    而且...在这个距离,鬼手能感受到,某种他从未接触过的力量正被加持在这把汉剑之上。

    “这就是我所说的方法。无论行不行,都得在我们实验之后再做决定。如果我失败的话,就继续走你的方法。”李长河松开手掌问道:“如何?”

    鬼手看了眼远处的酒中剑,点头说:“如果你能镇压别人的三尸,那自然最好。不过,你想做什么?我能帮什么?”

    “压制住他,让我有靠近并接触他的机会。”李长河微笑,随后看向正在啊空蝉大师的领域中疯狂挣扎的酒中剑说:“酒中剑前辈,我先和你提一个醒,这可能会让你镇压三尸,也有可能会让你死去。”

    “小友,你看我还有更差的下场吗?”酒中剑苦笑:“虽然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即便失败了。也不要在意,更不要犹豫。杀死我!空蝉的法门要撑不住了!”

    李长河微微点头,而潘科则是走近问道:“老李,你是想....对他使用黑泥吗?”

    “没错。”

    李长河的方法,自然是尝试将罪恶黑泥附加在酒中剑身上。

    三尸是人类内心中的妄念,而黑泥神性则是人类一切负面情绪的具象化。

    两者相遇必定会产生某种的变化。

    所以,被李长河称之为以毒攻毒。

    至于靠不靠谱,李长河不敢确定。

    他从未在生物身上使用过黑泥神性,一般都是将黑泥神性加持在武器上。

    在中,第九君王对不少卡门重工的魔法师施加了黑泥,魔法师们都在无尽的痛苦中选择了死亡。

    不过,在灾雾中,哭泣英雄曾经对的徐之施加了黑泥。

    不仅让徐之活了下来,还让他摆脱了对于天理那个神性生物的信仰,从而帮助王二获取信息。

    成了个二五仔....

    李长河怀疑,是哭泣英雄用黑泥将徐之变成了自己的信徒。当然,毕竟哭泣英雄已经消亡,这种概率反而不高。没准只是单纯的消除了徐之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