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在车上不舒服 男人出轨后性功能变化

    “一斤八块六。”

    这个价格一出,人群中顿时发出一声声惊呼声,虽说人们家中现在几乎不腌制咸菜,可是市场上还有专门厂家加工咸菜。

    市场上最为便宜的腌菜也的七八块,他们不敢相信这样味美的腌黄瓜才卖八块六。    

    “怎么了,这价格是研究出来的。如果大家觉得不妥的话,可以在官网上留言。”

    “合适,太合适了,给我来三斤,不十斤,我要十斤。”最先说话的中年带着一丝激动喊道。

    工作人员微微一愣,“先生,还有茄子、青椒和豆角,价格都一样,要不您再尝尝其他的,我们这边可以混合在一起购买。”

    “不用尝,每样给我来十斤。”

    他这一喊,周围的人也反应过来,一个个跟着喊起来,整个无忧食府门前只能听到数字的声音。

    到后来后面没有品尝到黄瓜的人也跟着附和,一货车腌制出来的黄瓜、茄子、豆角、青椒几乎没尝就被人们抢了个干净。

    那些没有尝到的人,在买到之后,才品尝了一下,他们一个个马上激动起来,想要再次折返回去购买一些,却发现他们根本没办法再挤进去。

    一上午的时间,无忧食府成为了全网络关注的焦点,前来购买腌制出现黄瓜、豆角、青椒、豆角的不再是普通民众,很多人都是开着豪车过来,他们和普通人一样排队、高呼,为的就是购买几斤在网络上被人们说成是人间少有的下酒小菜。

    针对于无忧食府出售的腌菜,媒体也专门派出记者现场报道,当然这个后门无忧食府肯定会给他们开放,这样的免费广告,无忧食府方卖弄肯定不会错过。

    而有幸尝到腌黄瓜、豆角的记者也是感慨万分,他们想不到在过去家家户户都腌制的腌菜能够腌制出如此的味道。

    文赢阁中,几个老爷子是面面相觑,那个时候生活贫苦,他们吃过的腌菜不知道多少,可却从来没有吃到过这样味美的腌菜。

    如果说这腌菜是用西韩岭种植出来的蔬菜腌制,他们或许会感觉是蔬菜的原因,可这腌菜却是用普通菜农种植出来的蔬菜腌制出来的,赵新宇也不过是调制了一些东西,在腌制腌菜的时候将这些东西放进去密封,最后就有了这样的味道。

    “赵新宇,你怎么不早说,如果早说,咱们在几年前就开始腌制,现在咱们的腌菜早就遍布全国了。”杜梦楠将一根豆角吃下去,娇声道。

    赵新宇呵呵一笑,“我记得某些人说过,腌菜我自己要吃完。”

    杜梦楠起身捶了他一下,这让王青一下急了,“梦梦,小心身子,都快要当妈的人,怎么还如此毛躁。”

    说完这话王青看向孟飞燕、罗燕他们几个,“一直以为小时候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我奶奶腌制的腌菜味道最为真宗,现在才知道什么事最为真宗的腌菜。”

    孟飞燕哥哥一笑,侄儿越是出色,她越是开心,“新宇做什么都好,也不知道当初大伯是怎么教出来的,新宇当初学习这些东西肯定没少吃苦。”

    赵新宇呵呵一笑,“不是有一句古话,吃得苦中苦方位人上人,再说那个时候生活清苦,做的时候也能解馋。”

    “新宇,这腌菜火了,势必会让蔬菜价格提高,你打算怎么办。”

    赵新宇呵呵一笑,“这不是菜农们最愿意看到的,如果价格达到合同中的水品,咱们就能够撤回来了,他们也能多一点收入。”

    “你当初和他们签订合同的时候,应该就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后果吧。”想想赵新宇和菜农们签订的合同,刘凤英笑着问道。

    赵新宇淡淡一笑,“我是想到蔬菜价格肯定会提高,不过没想到腌菜会有这样的反应,凤英,你给蒋哥打个电话,让他预估一下咱们腌制的腌菜会有多少收入,将咱们购买、人工费用抛去,分一半收入给菜农们,他们一年也不容易,这样的便宜咱们不能占他们的。”

    赵新宇这句话让客厅中的所有人都是一愣,每一个人的眼眸中都满是惊讶,赵新宇收购菜农的蔬菜救了菜农一次,哪怕是不给他们一分,他们也不会说什么。

    这现在赵新宇却要将收入的一半分给他们,这让罗霄他们一下还真的没有反应过来。

    良久之后,罗霄点点头,看向赵新宇的眼神中满是赞许,“新宇说的对,想要让人们记住可不是拿金钱能偶买来的,他们辛苦一年,很多人甚至于是借钱种菜,给他们留点念想对将来的发展有好处。”

    短短两天的时间,西韩岭腌制出来的黄瓜、豆角、青椒、茄子就风靡了整个鹏城,哪怕是周围区域的人们有很多也驱车赶往鹏城,想要买一些回去尝尝。

    随后赵新宇的话得到了应正,很多人都想要学着赵新宇的方法腌制腌菜,几天之内蔬菜的价格就开始上涨,超过了合同中签订的价格,不少菜农们在询问过西韩岭方面,他们也开始出手种植的蔬菜。

    就在菜农们高高兴兴出售种植蔬菜的时候,西韩岭这边打电话通知他们去一趟西韩岭。

    原本他们还想的是西韩岭方面会找他们的麻烦,毕竟现在腌菜可是抢手货,不过等他们过去之后,西韩岭方面却给予了他们一笔在他们眼中是大笔数字的资金,用西韩岭方面的话,蔬菜是他们辛苦种植出来的,西韩岭方面也不过是投资了一点技术,双方算是合作关系。

    拿到这一笔资金之后,很多菜农都是哭着离开西韩岭,就这一笔钱,就抵得上他们一年的收入,而现在菜地中还有着很多的蔬菜没有出售。

    当这个消息传开之后,网络瞬间炸开锅,他们原本以为西韩岭方面不知道会用神恶名方法来刁难菜农,可结果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西韩岭方面不单单

    (本章未完,请翻页)

    没有刁难菜农,反倒是将销售腌菜所得的收入分出一半给了菜农。

    蔬菜的价格上涨,泰村、冯家庄这些村子的蔬菜价格也跟着提了一些,原本以为腌菜人们会大量购买他们的蔬菜,却不想人们购买的都是菜农的蔬菜,这一来反倒是菜农菜地热闹起来,而泰村、冯家庄这些村子变得冷清下来。

    随后村子的蔬菜价格下调了不少,可人们却并不买账,在他们认为只有菜农那边的蔬菜才能够腌制出那样味美的蔬菜,毕竟西韩岭出售的腌菜的菜瓮到现在还有不少埋在菜农的地里。

    这一来,泰村、冯家庄那些村子的开发商也就不好受了,原本从一开始他们为了垄断鹏城菜市场在在价格上打压西韩岭和菜农,而西韩岭一直没动静。

    就在他们将菜农逼到绝路上的时候,西韩岭突然出手救了菜农,在那之后,蔬菜价格虽说增加,可他们却不敢超越西韩岭和菜农合同中的价格,可以说从一开始他们就是赔钱卖菜。

    当时的菜价对于很多菜农来说那是血本无归,对于他们来说是可想而知,这现在好不容易菜价上去了,民众们却不在购买他们的蔬菜,这让他们陷入两难境地。

    如果在价格上继续打压,西韩岭那边势必会再次出手,而西韩岭不需要出售蔬菜,他们只是将蔬菜腌制就能够获取到最大的利益,可他们却知道西韩岭那边腌制出来的黄瓜、豆角这些都是有秘方。

    没有秘方的他们即使腌制了黄瓜、茄子这些、他们也根本没办法在味道上打压,到时候腌制出来的腌菜滞销的话,那就不是赔钱的问题了。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菜地中每天都会有大量的蔬菜剩余,黄瓜、茄子、豆角、青椒可不同于西红柿,这些蔬菜放的时间一长、外皮就会变老,那样就是白送人也不一定有人会要。

    无奈之下,泰村、冯家庄这些村子的蔬菜价格开始下跌,这一来民众们的目光再次转向这些村子。

    不过和前段时间不同的是,菜农们有了西韩岭这个后盾,他们也不会在担心,在泰村、冯家庄这些村子蔬菜价格下跌之后,他们马上联系西韩岭方面,而西韩岭方面很快派人出去,将滞销的黄瓜、茄子、豆角、青椒腌制起来。

    因为菜农们都拿到了分红,这一次他们也不像以前,而是主动找人帮忙采摘腌制,随后有消息传出,所有的菜农和西韩岭方面达成了一个全面合作协议。

    菜农种菜打理,如果价格降低到成本价之下,西韩岭方面会收购菜农手中的蔬菜进行腌制,如果超出之后,菜农们自行处理,西韩岭会根据每一位菜农的蔬菜分量最后分给所得收入一半的分红。

    全面合作让菜农们感到开心,有了保障的他们根本不会在担心泰村、冯家庄在价格上打压他们,网络上对于这一次西韩岭练手菜农们的做法拍手叫好。要知道同行是冤家,西韩岭以蔬菜起家,这现在却联手菜农,这可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