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点啊都被弄肿了-七上九下(全)小说笔趣阁

 新闻网11月9日报道 白婉姝自执掌仙鹤门以来,大小活动她都参加,却从不发言。这会,她正陪着夏天说话,完全没听见旁人在讨论什么。

    秋嫣然张嘴就要反驳。这次秋渐离的手比她的嘴快,已点了她的哑穴,叫她说不出话来,气得她直踢椅子。她转头看向柳宸锋,柳宸锋假装没看见,专心地听石中堂说话。她想向端木羽辉求助,又想着人家不太好插手兄妹之间的事,反而让别人为难,只得作罢。

    忆安道:“石掌门说得在理。仙界定下的规矩,不许任何人僭越!请诸位放心,接下来的灵器选主比试中,凡违规者都不会再出现。大家稍作休息,之后将进行最后的筛选,切勿走远。”

    莫待等在台下,等着看谢轻云、顾长风和夜月灿最后花落谁家。曲玲珑没有参加比试,纯粹就是个看热闹的。他用扇子抬起莫待的手,道:“居然一点血都没溅上。当真是个狠角色!”顿了顿又问,“你师出何门?”    

    谢轻云和夜月灿对这个问题也很感兴趣,都齐刷刷地盯着莫待,等他作答。莫待想了好半天,才说:“无门无派,自学而成。本来想拜仙门的,现在没戏了。”

    夜月灿哼道:“鬼才信!无门无派?无门无派能有这么好的功夫?那你绝对是个天才!”

    莫待慢吞吞地道:“天才不敢当,充其量算鬼才,专门骗你这种大头鬼。”

    众人深谙江湖规矩,都不再追问。曲玲珑问:“能将灵犀借我开开眼么?”

    “当然。”莫待说着拿出灵犀。“不过就是比寻常匕首趁手些,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奇。”那匕首大约五寸长,并不十分锋利,刃薄,色如琥珀,温润亮泽,轻巧灵便。若不看两端,很容易被当成块古玉。

    曲玲珑耍了几下,确实没发现有何特别之处:“你用过么?好用么?”

    莫待思忖片刻,很认真地道:“杀过鱼。去鱼鳞还挺好使。”

    包括顾长风在内的听话者,都是要吐血的心情。世人皆知,灵犀是四大灵器之一,尽管不是最厉害的,那也是三界至宝。

    相传,在千万年前,那四位法力通天的神仙将各自最钟爱的灵器灵犀,泪痕,转魄,断魂赠给了有缘人,希望他们惩恶扬善,除暴安良。沧海桑田,万物变迁,又过了千年之久,四大灵器散落各处,有了新的归宿。据说,灵犀为仙界所得,供在琳琅斋;转魄和断魂流落人间,至今下落不明;而泪痕则为妖界所获,从未在人前现身。但它们究竟在何处,就不得而知了。谁能想到,如此宝贝的东西,竟被人用来杀鱼去鳞。假如灵犀有灵,估计得哭得惊天地泣鬼神,方能将这憋屈抒发干净了。

    有那素不相识的也想

    (本章未完,请翻页)

    见识灵犀,碍于关系疏淡又不好明说,只时不时朝这边看来。莫待看在眼里,等曲玲珑玩得差不多了,就取过来主动送到想看的人面前,随别人赏玩,打心底就没觉得递出去的是个宝物。

    夜月灿道:“我现在相信他会用灵犀杀鱼了。”

    谢轻云道:“说不定以后还会拿来杀鸡杀鸭。”

    莫待道:“不会,我不爱吃鸡鸭,我喜欢鱼。”

    曲玲珑用扇子遮住笑得合不拢的嘴道:“我喜欢你!”

    见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顾长风忙转到莫待身后,与他背靠背而立。莫待反手将他拉到前面,看着雪凌寒道:“有他在,谁敢动歪心眼?”他想起自己刚摆了雪凌寒一道,又想:是不是神仙入了凡尘,就有点呆?他依着一棵老树,望着飘来飘去的白云,进入了发呆的状态。

    秋嫣然和端木羽辉结伴而来,围观灵犀的人自动散开,让出路来。顾长风轻轻唤了两声“公子”,才将莫待走空的魂唤回。莫待并不认为她们是来找自己的,只看了两人一眼就继续观天,直到端木羽辉向他打招呼,他才行礼问安。

    端木羽辉笑道:“你我年纪相仿,就别叫我掌门了,直呼其名就很好。”

    秋嫣然忙道:“我也是。你叫我嫣然就行,咱们免了那些俗套的称呼。”

    莫待端端正正地回话:“岂敢!端木掌门侠肝义胆,皎如白壁,颇有老掌门当年的风范,莫待岂敢造次!秋姑娘亦豪爽正直,古道热肠……”

    秋嫣然道:“唉哟,别说这些场面话了,听得肉麻死了!原本我看你是个爽快人,怎么也这么迂腐?规矩一套一套的。早知道,我就不来找你了!没劲!”

    换着旁人,被这样当众抢白一番,多半会面红耳赤下不来台。端木羽辉含笑不语,看莫待如何反应。

    莫待不气不恼,没有丝毫不悦:“姑娘批评得对,是我呆板了,小瞧了二位的胸怀。”他将谢轻云等人作了介绍,又说,“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可姓名相称。”

    秋嫣然笑了:“这就对了嘛!我想瞧瞧灵犀,方便么?”她见灵犀是从人群中传过来的,甚是惊异。“乱糟糟的这么多人,你不怕被拿走了?”

    “这东西原本就不是我的,不过凑巧被我得了而已。如果谁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它的作用,用它行侠仗义,拿去就是。不然,留在我这里也是暴殄天物。

    “你……你说的是真心话?”

    夜月灿忙将灵犀杀鱼的事讲了:“估计灵犀这会正哭呢,哭自己遇人不淑。”

    秋嫣然抚掌大笑:“我中意你这性格,比我还要想得开。你这朋友我交定了!”

    端木羽辉也暗自称奇:都说看一个人的品性,就看他对待陌生人和对比自己弱的人的态度。先不说他胆识过人,热血心肠,单单只看他武艺超群却不恃才傲物,克己复礼却又能随机应变,身怀白壁却懂得轻财敬士就值得。“莫兄磊落胸怀,羽辉敬佩!他日若行

    (本章未完,请翻页)

    程方便,还请移驾寒舍,小酌叙情,羽辉扫榻以待!”

    秋嫣然捂嘴笑道:“掌门就是掌门,说句请客词都与众不同。换做我,我就直接一句话:有时间来千机阁玩。”她见柳宸锋朝这边看来,忙说,“我先走了,记得来找我。”

    端木羽辉跟在她身后离去。

    夜月灿茫然:“秋家小姐在怕谁?为啥慌慌张张的?”

    谢轻云道:“你不是昭阳国的人,不知道原因也正常。这千机阁和名剑山庄的开山祖师是一对知己,他们互相扶持,相互帮衬,将秋家和端木家经营成了名门望族。两家的儿孙也都争气,个个都是独挡一面的人才,延续着祖辈的荣光。到了这一辈,他们更是亲上加亲,为柳宸锋和秋嫣然定下了白首之约,结成了儿女亲家。本来,柳宸锋和秋渐离兄妹是在一处长大的,三人好得秤不离砣,不分彼此。可自从有了婚约,反倒别扭了,秋嫣然看见柳宸锋就躲,好像很不乐意见到他似的。后来这事就在江湖上传开了,不少人说秋嫣然心悦他人,不愿嫁入名剑山庄。”

    刚聊完这段,忆安便召集众人听训,准备最后的比试:“各位,我们借助仙界的灵力球,模拟建造了各门各派的环境,并将刻有其寓意祥纹的饰物置于某处。进入灵力球后,你们自行选择想要加入的门派,想办法找到饰物,以实力获取。饰物有等级之分,等级越高,获取的难度就越大,积分也就越多。这些饰物都被施了仙法,它们会根据你们的气息,功力,属性……选择想要跟随的主人。这是双向选择,人择物,物择人,得看你们是否有缘。每件饰物只有一个,若不巧多人看中了同一个,那就各凭本事,抢到手为赢。但,忌杀戮!一个时辰为限,超时落选。可有疑议?”他见没人说话,又说,“你们的一举一动都被各门派密切关注着,好好表现,挣个好前程。”

    谢轻云和夜月灿随着众人先走,顾长风走在最后面,心不在焉。

    “长风……”莫待柔声唤道。“你不必挂念我!从前,你常说想去名剑山庄见识天下名剑,现在机会来了,你切莫因为我而放弃。柳宸锋年少有为,心怀天下,是个很不错的人。入了他门下,于你的剑术修为也大有裨益。你要为自己打算,别再事事以我为念,好么?”或许是因为太阳的缘故,他一向冷淡的话语有了温度。

    顾长风定定地看着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转身走了。

    莫待目送他远去,目光黯然。他靠着那棵老树静思养神,消磨时光,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睡梦中,他看见少年时的顾长风脸上沾染了烟尘,正在灶间切肉剔骨,做菜熬汤……

    等在外面的人有的是落选者,有的纯属看热闹,有的是陪考的亲朋,有的是随侍的家仆。他们三三两两,成群结队,聊着这场盛事,猜想谁能夺冠,竟比当事者还要兴奋。不远处,一名神情慵倦,器宇不凡的中年男子抱着剑,和莫待一样借着树的阴凉独自晒太阳,不理身边的吵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