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的叫的越惨男越有劲*群p小说


    王林却沉声喝道:“坐好!别动!”

    紧接着,车子猛的一倒。

    陈繁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像漂浮在水面上的浮萍似的,左右摇摆,她连忙伸出双手,抓紧了座椅。

    前面那三个拦车的社会青年,明显没想到王林反应这么快,倒车倒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这三个家伙手里提着棍棒,还有一个手里拿着板砖,追着车子上来。

    王林突然加速,对准那三个人开过去。

    那一往无前、撞人到底的气势,吓得那三个家伙望风而逃。

    王林的车,一打方向盘,加速离开。

    三个社会青年跑出了马路,站在人行道上,惊疑不定的看着车子远去。

    “这边的治安,这么乱的吗?”王林问道。

    陈繁惊魂甫定,心想王林真的是沉着冷静,遇事不慌不忙,处理得又快又好,说道:“这种人平时也很少见,我也是头一回遇到。”

    金悦拍拍胸口:“他们是想抢劫吗?”

    王林注意观察后视镜,见对方没有追来,这才放下心,说道:“看样子是的。这些人真是狗胆包天!严打的风都没有过去呢!陈主任,你没事吧?”

    陈繁用手按着自己的额头,说道:“我没事。”

    王林沉声说道:“工业区住了这么多工人,他们平时上下班,安全必须得到保障。尤其是女工,要是单身出入,岂不是很不安全?”

    陈繁道:“这边的治安,还得加强才行。我们会联系当地有关机关,举行一场严打运动,打击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王总,到了,就在这里。”

    王林看到一家海鱼馆,门口停了不少小车和摩托车,里面生意红火。

    三人一起下了车,走进馆子里,挑了个座位坐下来。

    服务员上前递上菜谱。

    陈繁问道:“王总,金秘书,你们有什么忌口的吗?”

    王林笑道:“随便点吧!不要点多了,三菜一汤足够了。”

    金悦道:“我什么都能吃。”

    陈繁点好了餐,主菜是一个酸菜鱼片汤,还有锅包加吉鱼,干锅塔米鱼,生剪小嘴鱼,真的全是鱼!

    金悦抿嘴笑道:“都是鱼?不怕腥吗?”

    陈繁道:“我第一次来吃的时候,也怕腥,一吃,嘿,真香!”

    这边上菜很快,四个菜是一齐端上来的。

    王林要开车就没有喝酒,尝了一下几个鱼,意外的很不错,不腥不腻,不咸不辣,各有特色,鱼片汤没有刺,酸菜的味道很正宗,这边生意好是有道理的。

    金悦也连夸好吃。

    三个人都不喝酒,这饭吃起来就快,半个小时就搞定了。

    王林放下筷子,对陈繁道:“谢谢陈主任了。”

    陈繁中途已经买过单,说道:“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想请王总赏脸,晚上一起去小百灵看演出。”

    “啊?小百灵看演出?”王林笑道,“那不是我的剧院吗?”

    “是的,我已经买好了两张票。”陈繁掏出票来,笑道,“我们现在过去,正好赶得上。金秘书,我忘记给你买票了,到时再补一张好了。”

    金悦笑着摇了摇手:“我就不去了。王总,你也不用送我,我自己回家就行。”

    王林心想,今天晚上沈雪正好有演出,我去看看也好,完了可以和沈雪一起回别墅去,便道:“陈主任,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你支持我们小百灵的生意,我得同意啊!”

    金悦自行坐公交车回家,王林和陈繁前往小百灵。

    陈繁买的是三区的贵宾票,两人到场的时候,只差几分钟就开演了,剧院里面坐满了人。

    “王总,生意很不错。”陈繁上下左右看看,笑道,“这边宽敞得很!”

    王林道:“是啊,这种演出,不怕没有人看。”

    三区的座位是比较偏的,但比起普通座位来,还是靠近舞台,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台上的表演。

    陈繁看到有卖果盘和零食的,便起身买了一些。

    “哟,这不是陈副主任吗?”一个留着光头、穿着对襟唐装的中年男人,正好也在买吃的东西,看到陈繁后,眼神里放出光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哪!”

    陈繁道:“阎经理,你好。”

    “好啊!”阎经理伸出手来,想和陈繁握手,但陈繁手里端着许多的吃食,只得作罢。

    “陈副主任,到我桌子上坐会?我坐在三号桌,就在舞台底下,看得更清楚呢!”

    “不了,我这边有客人要陪。”陈繁微微一笑,“阎经理,请便。”

    “哎,陈副主任,你这么不给面子啊?过来一起坐会聊聊天,喝杯小酒吧?”

    “阎经理,不好意思,我这边真的有贵客要陪。”

    “贵客?我就不是你的贵客了?我们公司在你们工业园区可是大企业啊!你不得跟我们联络一下感情?”阎经理长得浓眉小眼,脖子后面的肉很多,叠在一起,跟个大肉瘤似的。

    陈繁笑道:“阎经理说笑了。你们都是我们服务的对象。演出就要开始了,我回座位上去了。”

    阎经理看着陈繁坐到了三区,他再一看和陈繁坐在一起的人,见陈繁和一个青年人说笑,便知道她说的贵宾就是此人,不由得冷哼一声。

    随着音乐声,精彩、热闹的开场表演开始,一群打扮得像花朵一般的小姑娘,从舞台两侧跑了出来,她们欢呼着,跳起了欢乐的舞蹈。

    陈繁一看台上小朋友的装束,就知道是自己下午在电梯里碰到的那群小女孩,只不过台上的人数更多一些。

    每张桌子可以坐六到八个人,和王林他们拼桌的,是一家人,他们也买了吃的东西,一边吃一边看。

    王林掏出钱来,往前面的打赏箱投了一百块钱。

    陈繁看到他的举动,这才关注到打赏箱的存在,不由得讶道:“你可真大方。一打赏就是一百块?”

    王林笑道:“小朋友们不容易。”

    坐在三号桌的阎经理,看到王林这么大方,他也有心在陈经理面前露脸,便也掏出钱来,往打赏箱里丢进去一张百元大钞。他打赏过后,还朝陈繁这边挥了挥手,打了声招呼。

    王林看到,问陈繁道:“你认识的?”

    陈繁低声道:“他叫阎海望,是咱们园区一家企业的经理。”

    王林哦了一声:“这个人还挺大方。”

    陈繁抿嘴笑道:“他是被你带动的。”

    开场舞过后,便是孙卓的歌唱节目。

    孙卓的舞台风格渐渐成型了,在台上又唱又跳,再加上几个伴舞的男女,衣着华丽,又有烟雾飘渺,整个舞台效果,十分的炫目多彩。

    以前孙卓每场只表演一首歌,但她很受观众欢迎,不断的被要求返场。

    一个节目演完后受观众欢迎,演员、歌手重新回台上,再加演一个,就叫返场。返场的前提,是正式节目演得好。

    返场很重要,晚会的气氛全靠返场,那是真正的场面火爆,上下互动,观众应合。

    孙卓受欢迎的程度,得到了小百灵公司的重视,所以现在她一个人有两到三首歌的表演时间,也就是八到十二分钟左右。

    对一场整个演出时间也只有90分钟的晚会来说,她一个人就有十二分钟,这就称得上恐怖了!

    其实很多演员都演得好,也被要求观众返场,但一般的老师都不会答应,二来时间上也安排不过来。

    沈雪的舞蹈节目也得到观众的喜欢,曾经也被要求返场,但她很少会返场表演,顶多就是返场躹躬致谢。

    于是,很多想继续看她表演的观众,就只能购买下一场的票,继续观看。

    陈繁低声道:“她唱得还行,但也不至于安排三首歌吧?你们是怎么想的?”

    王林其实并没有参与到小百灵剧院的具体事务管理中来。

    节目的安排、演练,都是由沈雪等人决定的。

    王林微一沉吟,说道:“我们这是商业演出,观众的喜好,决定了舞台上的节目留存率。”

    “哦。现代人都喜欢听流行歌曲。”陈繁表示理解。

    孙卓边唱边跳的表演风格,获得了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王林掏出钱来,也给孙卓打赏了。

    孙卓看到了王林,朝他躹躬致意,并说了一声:“谢谢!”

    王林的土豪行为,也引来其它人的打赏。

    那个阎海望见王林打赏了,他也掏钱出来打赏,每次打赏完,还要朝陈繁这边挥挥手,提醒她的注意。

    陈繁用手掩住嘴,低声对王林耳语道:“那个阎经理,在和你较劲呢!”

    王林道:“这样更好啊!打赏就是这样,大家相互攀比,最后打赏的金额就越来越多。最终受益的,还是咱们小百灵舞台。”

    孙卓最后唱的是《假行僧》。

    这首歌是崔健谱曲演唱的摇滚歌,这首歌和同专辑的《一无所有》,风靡了大江南北。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这几年正是摇滚音乐的黄金年代。

    假行僧这首歌,表达的意象,是把传统的行者、苦行僧变成了“假”行僧,一种反讽和怪诞的效果开宗明义。歌词浅显直白,以第一人称的口吻道出了“假行僧”的自白。全篇勾画出一个流浪者、叛逆者的不羁形象,由此来对应假行僧之名。歌词语调洒脱不羁,似乎满不在乎,实则道出了一代梦醒青年对于诸如自由爱情等的真挚追求和呼唤,名为假,实则真。

    “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假如你已经爱上我,就请你吻我的嘴。”

    这种歌词,在舞台上大胆的吼出来,事件本身在这个年代,就具有非凡的意义。

    青年男女们不再压抑自己的情感,他们敢于表白、追求自由的恋爱。

    从大荧幕《庐山恋》的羞涩之吻,再到歌词里大胆的唱出“吻”!

    我国从1980到1989年间的改革开放,使得青年人的思想,有了极大的改变,年轻人的爱情观,不再像父辈那样含蓄。

    合得来就闪婚,婚后不如意就闪离。

    婚婚离离,已经变成了自由的选择,不再是捆绑一生的枷锁,在婚姻里面过不下去的女人,也不再选择用农药结束自己悲惨的人生,而是敢于提出离婚,寻找更真实的爱情、更本真的自我。

    不知道有多少姑娘,因为听了这首歌,而对自己心仪的男人献出自己的炽热的吻呢?

    孙卓演唱的这首歌曲,获得了全场热烈的掌声。

    接下来是一个越剧节目,演唱的是《十八相送》,这也是越剧最感人最动听的一段戏,经常登上央视春晚,被广大市民百姓所熟知。

    今天上台演唱的,是越剧院的两个老师,唱腔表演俱是一流。

    “书房门前一枝梅,树上鸟儿对打对。”

    “青青荷叶清水塘,鸳鸯成对又成双。”

    祝英台娇俏可爱,用各种隐喻,疯狂的暗示呆笨书生梁山伯,两人的表演形成巨大的反差,吸引观众一直看下去。

    陈繁也是个越剧迷,跟着轻轻的哼:“就是我家小九妹,不知你梁兄可喜爱?”

    王林微微一笑:“你嗓子还不错啊!”

    陈繁羞涩的道:“我小时候很喜欢越剧,我爸还送我学过一段时间,可惜后来没有坚持。所以我唱得很一般哩!”

    舞台上的节目,精彩纷呈,不管是流行歌曲,还是传统戏剧,都有自己的一票拥趸,相声、小品、杂技的群众基础就更深厚了,基本上人人都喜欢。

    当沈雪和赵百灵的舞蹈节目演出时,全场掀起了又一轮鼓掌和叫好的音浪。

    沈雪的舞蹈,已经成为小百灵剧院的招牌。

    真正美好的东西,都能获得观众的喜爱。

    哪怕并不懂舞蹈的技巧和动作名称,也不妨碍大家对艺术的欣赏。

    美是能打动人心的震撼!

    “好!”全场叫好声一片。

    陈繁感叹的道:“沈雪真的是美!颜值高,舞跳得好,人也有天赋,这简直就是老天爷赏饭吃!”

    王林掏出口袋里的钱,全部塞进了沈雪舞蹈节目的打赏箱,他也没数,但起码有好几千!

    陈繁看到后,轻掩住了嘴:“王总,你可真是土豪!”

    那个三号桌的阎海望也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得瞪圆了眼睛:“这个人是谁?坐的是三区的座位,却能拿出这么多的钱来打赏?”

    阎海望有意在陈繁这个美女面前表现,可是要他一次拿出几千块钱出来打赏,他又有些犹豫。

    当他看向王林这边时,王林微微扬了扬下巴,意思是说,我已经打赏了,你还跟不跟?

    陈繁看到这两个男人的举动,不由得嫣然一笑,她可能误会了,还以为王林也是为了博取她的关注和好感,也为了和阎海望争一个高低,所以才大量打赏沈雪钱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