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掀开裙子摸下面/在床上怎么配合叫

  叶玄道:“我自认为咱们的关系已经很亲近了,所以我说话也就不拐弯抹角了。”

    “我看刚才那个年轻人的眼神,可不像是什么善茬,而且她似乎因为老爷子你拒绝了的事情有所不满。”

    “若是到时候做出什么对你不利的事情来,那可就不好了,我这边不然还是派人去调查一下吧?”  
   

    袁开济摆了摆手,“不用这样大费周章,我知道他的心性,对于这件事情绝对不满那是一定的,也自然会想要报复。”

    “只不过他也不是毫无约束的,自然会有人拦着他,不让他做这件事情,所以你不用担心。”

    听到袁开济说的这样肯定,叶玄也就没有问什么。

    “那老爷子你叫我到书房来,难道还有别的事情吗?”

    袁开济随即拿出来了一张纸,“我想让你帮我研究研究,看你知不知道这个病症。”

    说完之后叶玄接过了纸,仔细打量了两眼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是用来解毒的,难道老爷子你身边有什么人中毒了吗?”

    在他说完了之后,袁开济眼眸深邃了几分,“原来真是中毒,唉!”

    他长长叹了一口气,眉目间带着些许忧虑,叶玄道:“如果老爷子你有什么事儿解决不了的话,不如交给我。”

    “在认识你之后这么长时间,还从来没有见过你因为一件事情忧愁成这个样子,唉声叹气的。”

    他说完了之后,袁开济眉目反倒舒展开了,片刻后笑了两声。

    “这事儿我确实不想沾染,也确实不好解决,就算是你帮我解决,我也不想让你去碰,更何况你还是有家室的人。”

    “还是算了这件事儿,就这样吧!常言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一切都要上天注定。”

    “更何况我就不相信了,我要是解不了这个方子的话,她还找不着别人帮他解了,如果找不着的话,那她就只能等死了。”

    在说到这话的时候,叶玄看到他眼神虽绝然,但却也带着那么一丝不舍。

    不过看着老爷子如今还是铁了心的,不打算跟自己说这件事情,叶玄也就不再继续问了。

    他们在接上了灵灵跟朗朗之后没有在这儿过夜,很快便离开这里上了丹阳山。

    到了山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了青云派的人,瞧着门口那个似乎是她们的掌门,叶玄有些许疑惑。

    “你们在这干什么?”她迈步走了过去开口问着,听到了他的声音之后,青云派的那些人转过了身。

    “叶先生,我们正打算进去,您怎么今天过来了?”

    那掌门对他倒是十分的客气,自打在之前的事情发生了之后,她似乎对于叶玄也心有愧疚,所以很是尊敬。

    叶玄开口道:“我的两个孩子在这里学功夫,今天过来看看他们,我看你们在这儿站了有一会儿了。”

    “站在这儿一直没有进去,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难不成青云派又出了什么你解决不了的事情?”

    掌门连忙摆了摆手,“倒不是这回事,这次是好事儿,不过……”

    说完了之后她又沉默了下来,叶玄听得有些着急,问道:“难道你回答问题,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结结巴巴的吗?”

    “有什么事请直说便是,说了是好事儿,又这样吞吞吐吐的,我看肯定有什么事情隐瞒了。”

    听到他这话掌门微微低下了头,接着说道:“这一次的事情确实是好事,只是有些不大合适。”

    “前一段时间来了一个商人,说想要买一下我们青云派的那块地,给出了高于市价好几倍的价格。”

    “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儿,只不过答应下来之后,我们可能暂时要住到这边来,因为对方十分的着急。”

    “所以今天过来我是跟苍掌门说这件事情的,只不过这里大部分都是一些男人们,我们住过来我怕他们不方便。”

    她之所以会有这样的顾虑,是因为她们青云派之前的名声属实不大好。

    叶玄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儿,这事儿先进来之后再说吧!”

    就站在门口谈事情那也不行,更何况他们还抱着两个孩子。

    叶玄率先迈步走了进去,青云派的掌门也跟上来了,叶玄在前面走着,心里却在思虑。

    这件事情乍一听是好事儿,不过仔细想想就觉得有些问题了,倘若对方果真愿意给出高出市价三倍的价格,那又是为什么呢?

    要知道青云山可不是什么景点,周围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值得开发。

    更何况这里进进出出的,说实话也不是那么交通便利,所以给出高于市价三倍的价格买下这块地。

    很难不让人怀疑这块地是不是隐藏着什么玄机,又或者是这些人买下这块地,是有一些什么特别的打算。

    思考之间,他们已经进了丹阳派,最近天气也热了起来,所以练武场上面搭了一个棚子,可以给孩子们遮阳。

    他们在经过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了那些孩子们正在认真练功,叶玄只看了一眼就找到了依依和牛牛。

    最近这段时间两个孩子确实被晒黑了不少,不过看起来也变得更加的健康强壮了。

    他们自然没有注意到叶玄等人,所以叶璇也没开口说什么,此时正是练功的时候,不方便打扰。

    在经过了这里之后,他们径直便来到了苍来的院子,他最近身体也好了很多,天气暖和了起来,人也渐渐的活泛了。

    此时正在院子里头练着功,看到有人进来了之后,他慢慢的收了气,转头看了过去。

    “叶小子,这一次来是看你两个孩子的吧?”

    苍来笑眯眯的问着,在叶玄点头接应了之后,说道:“你这两个孩子确实是好苗子。”

    “常言道虎父无犬子,这话确实是真的,他们练功可是比别的孩子要更加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