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一题学长就撞一下小短文,菊内留香肉肉

    这两个婆子都是五十岁左右,均胖瘦适中,一个略高一些,一个略矮一些。

    见到这么多人前来,她们不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到皇上皇后也在人群中,她们赶紧先磕了个头,说:“皇上万岁。皇后娘娘千岁。”

    她们还是第一次在膳房这种地方见到皇上和皇后。

    皇上道:“起来吧,以后在家里不必行此大礼。”    

    这两个婆子连忙站起来道:“是。”

    青枝走到她们面前,问道:“请问两位嬷嬷,你们把此前的糕点吃食等物放于何处了?”

    高一点的那个婆子道:“刚才有人拿过来了,说什么糕点吃食里可能被许娇下了毒,我们就丢掉了。”

    这婆子说话的时候看着青枝,面上有些不以为然,那神情的意思似乎在说一个青楼女子过来凑什么热闹。

    青枝道:“丢哪里去了?”

    高一点的那个婆子道:“就丢在这个桶里。”

    她说着指了指脚边的木桶。

    青枝走到桶边,低头看了看,见桶已经被装的满满的,里面有好几种样式的糕点,颜色有深有浅,看来成分也不一样。还有其他吃食,甚至切过尚未吃的水果也被扔进里面了。

    她弯下腰去,拿起一个糕点,闻了一闻,闻不到什么异常的味道。就是寻常的糕点散发出的香味。

    又拿起其他几种糕点,闻了一遍,这些糕点闻起来差别不大,都是寻常的糕点味道。

    随后她拿起几样水果也闻了一闻,具未闻见异常气味。

    有些毒物和其他东西掺合在一起蒸煮之后,就会失去原本的味道。

    最好的办法是尝一尝,但她知道不能轻易品尝,若是里面加了毒物,品尝... ...

    第629章 (第1/4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则等于送死。

    她问那个高一点的婆子:“做这些糕点吃食的材料还有吗?”

    高一点的婆子道:“有有有,都还有。”

    说着指了指一下房屋的另外一个房间,“就在那个屋子里。”

    青枝迈步往那间房走去,其他人也在她后面往里走去。

    到了里面,见房屋东边和北边有两个架子,东边的架子上放着些袋子,北边的架子上放着些酒壶和各种罐子,西边角落里有两只缸,缸是盖着的。

    西边靠窗处有个桌子。桌子上堆有蔬菜水果以及三只大大小小的布袋子。

    青枝问:“有哪些东西是经过许娇之手的?”

    这时一直没怎么出声的那个矮一点的婆子道:“这里东西众多,她又一直在忙碌着,哪些东西是她摸过的我们已经记不清了。”

    青枝在膳房翻找了一番后,没有见到及闻到任何异常的味道,于是回转身对身后人群里的武书道:“武大哥,你可有搜过许娇身上?”

    武书道:“搜过了,她身上除了几个铜钱,没有任何东西。”

    青枝道:“或许需要去她所居之所查探一下。”

    她想到,若许娇想要下毒,必然是此前就藏于身上某处的,因为进了皇上住的这儿以后,她肯定不是被派去买东西的那个人。皇上吃的用的东西必然各种严格,派去买的人一定是皇上信任的人。

    而且,如果她真的带了毒物进来,装有毒药的袋子等物她一定也不敢随意乱扔。她只会在下毒以后再悄悄藏在自己的房间某处,而且一定会被藏的甚是隐蔽,免得来解毒的大夫找到可解之药。

    在她话音落后,武书道:“她的房间我们已经搜过了,没看到什么装东西的袋子之类的东西。不过咱们还是再去看一遍比较好。”

    太子殿... ...

    第629章 (第2/4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下道道:“孔大夫快去看看。”

    眼下他的心一直悬着。

    他老是有种感觉,仿佛自己父皇母后和二弟以及妹妹已经中了毒,这里的其他人也已经中了毒。

    武书带着众人到了许娇的房间。

    谷/span  许娇和膳房的两个婆子住在同一个院子里。就在膳房的北边那个院子。她的房间在最东边。

    众人来到她的房间里,只见房间里甚是乱糟糟,因为刚才武书已经带人来翻找了一遍了。

    房间里北边是床,床铺显然被翻过了,被子是凌乱的。东边床头处有个桌子,桌子的抽屉全部是开着的。

    靠西墙的位置有个衣柜,衣柜的门是开着的。

    青枝看了看那些已经打开的地方,知道不用再找了,因为被翻找过的地方肯定没有什么可看的。

    她弯腰看床下时,武书道:“孔大夫不用看了,这里所有的东西我都翻过了,把床下面甚至是房梁上都看过了。”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好像闻到了一股味道......”她进来时就闻到了,但那股味道淡淡的,若有似无,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什么味道?”武书问。

    “一种我闻过的药味。”

    “还真......有药味?”皇后娘娘惊了一下。

    玉璃公主突然之间哭了起来。她刚才就一直紧绷着神经。

    其他人也慌张起来。

    皇上道:“你们别一惊一乍的,就算许娇真下了药,这不是有孔大夫吗?”

    皇后道:“可是,又不是所有的毒药都有解药。”

    五皇子轻轻拍了拍玉璃公主的肩膀,示意她不要再哭了。

    玉璃公主也觉得自己似乎给父皇丢了脸,显得不够坚强,便止住了哭声。

    青... ...

    第629章 (第3/4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枝现在比谁都急,因为这些人的命似乎都在自己一个人身上。

    赶紧找到装毒药的袋子,看看毒药的成分,才能知道用什么解药。

    她在房间里四处走动,想要确定刚才那股药味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这股味道有时可闻,有时又不可闻。

    就在她站在衣柜前时,她闻到了比刚才更浓厚的味道。

    她扫了一眼衣柜,决定翻找衣服。袖口,里兜,所有地方都不放过。

    武书道:“孔大夫,这些地方我都找过了,衣服里里外外都看了。”

    这些衣服里面外面他刚才都找了个遍。

    青枝道:“其他地方应该没有办法找到了,除非这些衣服。”

    那些容易翻找的地方肯定不会找到什么了。

    她拿起一件又一件衣服闻了起来。

    许娇的衣服并不多,有好几件是新的,说明是她进来这儿以后皇后派人给她买的。

    她翻了两件衣服以后看到了她的旧衣服,一件裤子和一件洗的法白的粉色棉袄,她拿起她的旧棉袄,闻里一闻,闻到了此前自己一直闻到的药味。

    她先看了一眼外面,见有好几处补丁。那些补丁的布都旧了,线也是旧的,说明是很久以前补的。

    她把棉袄翻开,查看里面,里面也有好几处补丁。

    她看着其中一块补丁道:“这个补丁是新的。”

    她用力撕开补丁,就见里面有个布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