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吻粉嫩的小缝*老师娇喘呻吟高潮小说

大宋嘉隆八年,大宋嘉隆皇帝因病驭龙殡天,同年七月,太子赵滋继位,第二年改元兴和,大宋进入兴和元年。

虽然嘉隆皇帝的死因知道的人不多,但是江湖上仍旧有了一些传言。

对于兴和皇帝赵滋而言自己父皇被剑仙杨明杀死,这让他对江湖上所谓的“三仙”真的有了恐惧,也第一次知道了皇帝并不是无所不能的,更知道杨明证明了皇权面对着超越了凡俗力量的仙流中人已经没有了威慑力。

自从清玄帝君以后,大宋皇帝也终于知道了全真教还有那等无人能敌的仙家存在。

……

由于华山第三次论剑后的诸多说法流传江湖,而全真教自从尹教主即位后也不断完善大宗师以后的仙流之路,所以如今江湖武林中有一种不成文的说法。

那就是内外双修练到极致绝顶时就是入神坐照的大宗师,等到探索修仙筑基之法的程度则是超凡入圣的绝代大宗师,等到筑就仙基,超越练气层次后踏足仙流后,那就是仙流中人。

如今武林中,当年华山听讲仙法的高人前辈大都作古仙逝,虽然也都传下了高深的筑基仙功,但是多年来门人弟子也难有绝顶奇才将其练成。

所以说到如今,武林公认的踏足仙流的人物不过是全真教的二尹真人和剑仙杨明三位。

因为杨明在临安一剑破千军的破天剑威震江湖,让中原武林再次风云变幻,引动了无数高人高高跃出,想要追寻仙流之路。

短短数年之间就出现了许多武功高深莫测的正邪人物,到了兴和二十年时,此时距离清玄帝君遁世消失已经过了43年。

武林中百花齐绽,不仅武林门派层出不穷,神功绝艺也各领风骚,武林中人都知道当年华山得传仙法的前辈高人所修神功逐渐流传,加纳金提升了武林武学的层次,如今武学一道比之数十年前起止昌盛一倍。

且不说少林、终南、峨眉、丐帮、昆仑、崆峒、泰山、华山、嘉兴陆园等门派势力如何厉害,便是公认的“三仙五圣十大宗师”比起数十年前的四大宗师时代就不知兴盛多少了。

所谓的三仙就是全真教主明和真人尹志平、玉清宫主明玉真人尹克西、剑仙杨明,这三位继承了清玄帝君衣钵的道家绝顶人物。

三仙之下则是终南派祖师张三丰、峨眉派祖师郭襄、陆园之主杨定、明教太上长老参仙老怪梁子翁、昆仑派何足道五位武功修为超凡入圣,正在修炼仙道筑基神功的“五圣”。

最后的十大宗师则是华山三代掌门风先生、泰山三代掌门守一道长、崆峒派创派祖师木灵子、丐帮方帮主、少林弘法方丈、明教教主侯青花、百损道人、白驼山主欧阳九、全真首席大弟子乌虚法、密宗大轮寺主持三龙上人。

三仙五圣暂且不说,便是十大宗师的武功修为也都直追当年华山论剑的四大宗师了。

所以说得四十六年前清玄帝君华山传仙法的盛况后,少林、丐帮、峨眉、终南等派武学大进皆是源于清玄帝君所传的一部“太素化生功”。

可以说若无清玄帝君当年的传法之恩,三仙五圣十大宗师自然要有大半消失,便是实在天资绝佳,福缘深厚的也最多修炼到大宗师便要止步了。

所以武林中人都感念清玄帝君传播仙法,光大武学,无论何门何派大都拜清玄帝君为祖师之一。

在中原武林热闹非凡,三仙五圣十大宗师威震江湖,齐头并进的时候,远在西域昆仑山玉龙峰西数里的深谷秘境内,水潭之上飘着四片蒲草席子,每个席子上坐着一人。

东首的是个身穿杏黄道袍的儒雅俊秀的长须道人,看着也就四十岁许上下,但是两眼温润如玉,深邃如渊,透露出摄魂夺魄的魔力,似乎谁看了都像是回到了孩提时代,进入了父母的怀抱,只需一眼就能个发自肺腑的信任崇拜这双眼睛的主人。

在长须道人左右两边各盘坐着两个女子,一个身穿紫罗道袍,面如桃花,美艳动人,只不过眼角有些细纹,看着也有三十五六岁上下的年纪,年龄虽大,但眉眼如画,却越发显得动人。

另一个是个一身白衫的少女,沉静如水,如瀑黑发更显得她肌肤如雪,虽然长得也是极美,不在女冠之下,但两眼冰冷无情,令人望而生畏。

在道人对面草席上是个苍发白须的老人,他红光满面,笑道:“兄弟,你这次闭关五年想必是大有所得,咱们好生交流交流心法吧。”

这四人正是隐居昆仑秘境修仙的林清玄、周伯通、李莫愁、小龙女,三四十年的光阴在闭关静修中匆匆而过。

一开始林清玄和周伯通一次不过闭关数月,出关后将修行的心得体会和法门相互交流,然后研创后续心法。

林清玄有天演镜帮助,也不需要细细琢磨,更不必耗费大量时间去通过修炼印证对错,只需不断消耗真气,天演镜就能将两人推演创造的心法查疑补缺,完善成为真正的炼气化神的心法。

也是靠着二人合籍同修,加上天演镜的帮助,短短的四十年里,林清玄和周伯通就把“太始仙功”的下册创造出了三层。

只不过下册第一层,也是太始造化仙功的第六层两人已经完全创出,并且堪堪练成,第七层和第八层却还只是一个想法和框架。

虽然太始经的下册才不过刚开了头,但是林清玄和周伯通也理顺了思路脉络,找准了炼气化神的方向。

这下册神功就是直指锻就阳神,思路大致是将炼精化气,炼气化神次第化作助推之力统御精气神三者,最终神念凝聚为不朽阳神、

所以第六层心法在两人的不断完善下由一开始的二十多句心法练法,延伸到了一百多句,足足两千字。

虽然第六层心法,也是下册的第一层口诀心法冗杂,但是经过天演镜的验证后,林清玄确信将这一层心法练成以后,神念便可凝聚为阴神离体而出,虽然还不能有什么奇异神通,但是神魂离体,宛如金蝉脱壳,这已经是修炼阳神的第一步了。

修为境界到了林清玄和周伯通的这个境界,他们都已经明白了不管吃再多的蟠桃灵药,如何以太素化生功巩固气血不衰,但是人寿有时而尽,最多数百年还是要化作飞灰。

但是修仙成道却还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炼气化神,炼神返虚,只要能一步一步化神为念,化念为阴,阴神再修炼转阳,化为不朽阳神,自然便可炼神返虚,长生不死,以阳神之躯长存于世,甚至破碎虚空,飞升上界。

这次林清玄出关召集周伯通、李莫愁、小龙女论道说法,就是因为他刚刚把第六层心法练成,体内神念凝聚壮大,化为阴神。

虽然阴神无形无知,但是却在运功后可以离体而出,在周身游曳,只是刚刚练就阴神,此时离体神念见不得太阳,受不得狂风,离开林清玄身躯十丈开外就感觉疲惫恐惧,非得回转身躯歇息方可。

林清玄听了周伯通的询问后微微一笑,朗声道:“大哥,莫愁、龙儿,你们且用功以神念观察,看看我的神通如何?”

周伯通大笑道:“莫非是练出阴神了?”周伯通说完鼓掌大笑。

小龙女冰冷的脸上像是春风吹化了冰港,浮现出了一个笑容,柔声道:“林大哥不愧是开辟仙路的清玄祖师,阴神练成,阳神怕也不远了。”

李莫愁经过四十年勤修苦练,早已看澹当年争竞之心,虽然如今自己不过是刚练成第三层太始造化神功,而小龙女已经练到第四层,但她心中却没了当年的嫉妒紧张的情绪。

时间是一切事情的最终答桉。

李莫愁当年的担心揣测经过四十年的朝夕相处,亲眼看着林清玄和小龙女每日精修苦练,除了传法论道时早无瓜葛交际,早已放下心来。

虽然四十年里李莫愁心性修为和武功修为也日日精进,但是到了炼气化神这等无上境界,修炼者的悟性、心性、耐性、根基等须得是样样绝顶。

练成太素化生神功后,根骨资质自然是差不多了,但是心性耐性上李莫愁却不及小龙女,因此上终究还是小龙女后来者居上了。

听了小龙女的话,李莫愁也微微一笑,道:“林郎你将阴神出窍给我们观摩一二,也好让我们大开眼界。”

周伯通也连声催促道:“正是,用来,用来。”

林清玄看了眼蒙蔽了整个山谷的大雾,点点头就闭上眼。

片刻而后体内真气如沸,然后林清玄经脉诸穴内如大海澎湃汹涌的真气凭空消失三成左右。

随着真气消耗,林清玄在杳杳冥冥中只觉身体往上一跃就从头顶窜出,接着就彷佛飞在了空中,不仅能看到水潭和周伯通、李莫愁、小龙女以及自己盘坐闭目的身躯,更能同时看到远处的树林怪石和瀑布飞鸟。

在林清玄此时的世界中,自己没有身躯,没有五官,没有四肢,但是上下左右,四面八方却都能同时看到,就像是一个全景摄像头一样。

而且随着林清玄意念动处,自己似乎化作无形无质的阴神,随意在周伯通、李莫愁和小龙女三人的周身旋转。

周伯通突然眉头一皱,眼神如电办闪烁精光的看向虚空,不断地追踪着林清玄阴神的行动。

小龙女和李莫愁却懵懂无知,任凭两人如何运功以神念观照周身,却发现不到林清玄阴神的蛛丝马迹。

周伯通只差一步就能刚练成第六层心法,此时运起神念不断看着灰扑扑的东西,片刻后功力运转到极致,就通过神念感应到空中悬浮着一片微不可查的光点,似乎有颜色,但仔细观察又没了颜色。

周伯通脸上突然露出喜色,抚掌笑道:“好,原来这就是阴神!”

周伯通说完就仰天一笑,既然躺倒呼呼大睡。

李莫愁和小龙女都知道天人合一以后便再无固定法。

周伯通神功盖世,行走坐卧,甚至说话时也可修炼仙功,可是此时突然倒头大睡,显然是全力修行,想要突破关隘,练成第六层的心法神功了。

林清玄看到周伯通在运功闭关,念头一动就回到体内,然后眼皮一抖睁眼看向李莫愁和小龙女。

两女虽然修为不足看不出林清玄的阴神,但是周伯通的言行已经表明林清玄当真练出了阴神,又在太始仙功上向前迈开一步。

林清玄看了眼满眼崇拜的二女,微微一笑,挥手将水潭冻结,然后拂袖把周伯通的草席无声无息的推到岸边,低声道:“周大哥到了紧要关头,我估计他此次闭关须得一年以上方可大功告成。你们的仙功练得如何了?我来给你们开解困惑。”

小龙女一心修行,闻言当今把自己修行困惑说了。

林清玄微笑讲解,而后亲自伸出手掌为她运功引领,助她领悟炼气化神的至高精要。

等到小龙女大有所获闭目修行后,李莫愁这才询问自己的修行疑难。

七日夜后,林清玄为李莫愁、小龙女都做了开解指点后,山谷内迷雾凝聚,渐渐下起了下雨。

林清玄意念一动,就有柔风在四人上方十丈将雨滴吹走,不让一滴雨水落下。

小龙女和李莫愁似有所感,同时睁眼抬头看了看。

林清玄神识一扫就看出来两人修为又有精进,微笑道:“你们二十年能也许就能再进一步了,龙儿百岁之前兴许就能摸到阴神的门槛了。”

两人微微一笑,李莫愁笑过心中却难免哀叹一声,不过她意念一转就压住了杂念,问道:“林郎,你的阴神我们看不出,除了周大哥,世上也没人能发觉了,那你岂不是能一念之间遨游天地了?”

林清玄轻轻摇头,道:“一念之间遨游天地,恐怕练成阳神也未必能成,我现在不过是将神念凝聚为阴神可以离体而出,而且阴神脆弱,见不得阳光的炙热,受不得大风的吹拂,离体而去也不得长久,更无力干扰外物,恐怕要想吧阴神练出神通异能,绝非十年八年可为。”

李莫愁轻叹道:“修仙也忒难了吧,林郎你是超越前人,堪比道祖的清玄帝君祖师,将千百年来内丹外丹所猜想的修仙之法化为真实,却不想如此的天资悟性,修行了八十余年竟然不过刚刚能摸索出凝聚阴神,离体而出的法门,而且还没什么威力用出,反而阴神出体却成了破绽。”

小龙女柔声道:“林大哥能创造出仙法已经是亘古第一人了,这成仙哪里是易事?

况且他之前讲道时说过,‘物壮则老,是谓不道,不道早已。’的真存至理,炼气化神虽然是武学之上又一上乘神功,但却也不过是从头再来。

将神念修炼到林大哥这等境界,正是应了物壮则老的道理,修仙乃是合道,阴神要想长久,自然如同婴儿,不入‘物器’,自然免得壮而老,老而衰,衰而亡……”

林清玄惊喜的看向小龙女,称赞道:“龙儿说的不错,我这第六层心法,凝聚神念,化为阴神的根基要诀便是此理,你能明悟此理,以后修炼阴神时当可节省下十年的功夫了。”

林清玄跟李莫愁、小龙女论道后三人就各自回到修行的草庐、山洞闭关修行。

踩着山风飞回到自己的在峭壁正中的山洞后,林清玄看了眼石壁,手指一弹,就有无形气劲在石壁上划过。

伴随着嗤嗤声和石粉洒落,石壁上就多出来一横。

林清玄看着石壁上的四十三横,澹澹说道:“此次秘境闭关已有四十三年,没想到我也已经一百零一岁了,回首一生实在是恍如隔世……

也不知外界是何情形了?是不是武学发展昌盛,从低武世界进化为高武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