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厨房被c到高潮 国企美妇征途

        

吉祥帮太后揉着心口,“要奴婢说您老索性服软去请皇后娘娘回来算了。明摆着,帝君大了,再不听您的了。您不如退一步颐养天年,再有,帝君...明显对皇后以外的女人不热衷。方才竟说您安排得半个都没宠幸,皇后不在跟前半年,岂不是半年未人事!如今想来,当年出征一年,恐怕一年也没行此举。就这狠劲,您也没辙了。”

        

太后听了之后,便不说话了,诚然,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时代过去了,傲儿再不是当年需要她庇护的那个小孩儿了,“这孩子是寡淡了些。前殿事办得明白。后宫事,简直胡来。倒是你说的服软...服软...哀家一辈子没有服软过。休想!长安她...她怎么也跟着和离了呢。哀家一直觉得她懂事,不会和帝君做这种胡闹的事情......”

    
        

太后说着就发现自己在念洛长安的好,脸色一变,就不再继续说了。

        

吉祥看了看太后,“许是皇后娘娘心凉了吧。”

        

太后面无表情。

        

这时宫人将宋凝的安胎药端了进来,进门这宫人就开始对太后溜须拍马:“太后娘娘,真是大喜,这次贵妃腹中怀的一定是个男胎,保不齐是个双胞胎,两个男孙,您老又要做祖母了!”

        

接着有一大堆宫人开始贺喜太后,也有说怀的是三胞胎四胞胎的,大家都想讨好太后开心,太后开心了会赏下人银子的。

        

若这真是龙嗣,太后可能会朗声笑着说赏钱,这时太后听了只觉心中血液翻涌,险些气炸,倒也因傲儿留孽种有用而不动声色,只是压在心口的手更紧了,待那宫人将保胎药放在桌上退出去后,太后沉声吩咐吉祥道:“教宋凝过来喝保胎药。”

        

“是。”吉祥随即命人将在厢房正收拾家什的宋凝传了过来。

        

宋凝的家什和衣物这些刚搬来坤宁宫,屋子里比较乱,她正吩咐她的宫人收拾呢,便被太后传来了,太后脸色很凶,宋凝预感很不好,来到近前就屈膝跪在了太后脚边,她娘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所以她尽力笑得喜人,“太后娘娘,凝儿来领药了。”

        

太后听见宋凝声音就已经厌了,低手便将一记清脆的耳光落在宋凝的脸上,那尖锐的护甲将宋凝圆润的小脸划破了,淌了些血迹下来,太后往宋凝脸上啐道:“不要脸的贱人,下三滥的蹄子,哀家看不上你!喝了药滚回厢房去!”

        

太后想到此女给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子蒙羞,自己的儿子勤政十八年,没有任何的瑕疵,从未有污点和行差踏错,竟被这贱人伙同姘头给如此羞辱!几乎气死了哀家!

        

“是,太后娘娘。”宋凝面上有太后的口沫,她从来听话,爹娘、祖父祖母都很喜欢她,说她话少事少以后谁娶她是谁的福分,她第一次被长辈骂是不要脸的贱人还有下三滥的蹄子,她一时间面上血色散尽,肩膀颤抖着哽咽起来,眼泪大颗大颗地滚落,她不敢哭出声,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她忙立起身把安胎药喝了,便躬着身子缓缓退下了。

        

太后见了那安胎药的空碗,也是厌恶至极,随手便给挥落在地,只觉眼前一黑,砰的一声,往地上栽了下去。

        

“太后娘娘!您怎么了,太后娘娘!”吉祥大惊,吉祥跟了太后二十多年,以往无论老人家病多重,从没有见太后倒下过,现见太后一头栽在地上,吉祥立时慌了,太后若殁了,我也完了,整个坤宁宫全完了,这帮老宫人怕是要陪太后一起下葬,“传御医!快传御医!太后娘娘昏倒啦!快快传御医!”

        

宋凝抹着眼泪回了屋里,不见了自己的小兔子,问了紫鸳姑姑,说是小兔子跑坤宁宫门外面去了,她便出了坤宁宫去找,远远地看见小兔子往连接后宫与前殿的宫道上去了,她便快步追了去,以免误入了前殿的地界,又惹祸上身了。

        

后宫女子不得去前殿的,从来没有女人去过前殿,大家都不知道金銮殿是什么样的,只听爹讲过金銮殿里有很多刻着龙纹的宫柱,今上的龙椅上悬着正大光明匾。

        

康梦是和宋凝同期的宫妃,她正要去给太后见礼同时抄大悲咒,走到宫道拐入坤宁宫的路口上时,就看见了宋凝的小兔子。

        

她对宋凝这贱人早就不满,仗着自己六七分神似皇后娘娘,加上皇后娘娘容貌受损,宋凝便取代了皇后成为了后宫盛宠,不但有长明宫灯和长春宫,如今还怀了龙种,并且搬来了太后的坤宁宫,由太后亲自如女儿一般照顾,可恨!

        

念及此处,康梦见左右无人,只自己的丫鬟在旁,便抬起绣鞋一脚狠狠踢在那小兔子头上,把个小兔子踢得脑碎耳朵流血,尥了几个蹶就卧着不动,片刻就死了。

        

宋凝把这一幕看在了眼中,心中大恸,便快步的走上前来,她实在害怕宫里的人了,帝君讨厌她,太后刚才骂她是不要脸的贱人,只有皇后娘娘待她和善,可惜皇后娘娘毕竟不能时时护着她,现下她唯一的朋友小兔子也被康梦踢死了。

        

“你...为什么踢死我的小兔子呀。我没有惹过你呀。”宋凝蹲下身来,将手垂下打算把小兔子抱起来。

        

“看你不顺眼就踢了。”康梦位列四妃,父亲乃是战功赫赫的退役将军,康老将军老来得女带的比较娇惯,白泽的师傅康庄是康梦堂哥,她抬脚便将宋凝的手踩在脚底了,她了解宋凝性子软,任人欺负也不敢反抗的,是个窝囊废,她使劲把脚拧了一圈。

        

“啊...痛。”宋凝的手吃痛,咬着下唇,看了看康梦和她身边凶神恶煞的丫鬟,低着头不敢说话。娘说进宫要安分,不要惹事,娘说嫁入皇门生死有命。我纵使去向太后求助,太后...未必会护着我,帝君也不会护我。

        

沈清川在康梦抬脚踢兔子前便到了宫道处,帝千傲那只狐狸传他去御书房议事,他原打算避嫌,待宫妃拐去后宫后再过去御书房的,然看到宋凝的兔子死了,宋凝的手被康梦踩在脚下时,他将手握了。

        

宋凝,那个紧得如同处子一般的帝千傲玩剩下的女人,他沈清川的棋子。她...暂不能出事,靠她刺激洛长安恨上帝千傲呢。

        

念及此处,沈清川步至康梦及宋凝身前,将手深深一揖,“下臣,参见两位娘娘。”

        

宋凝闻声,心中一动,是沈巡抚,我好狼狈,她将脸颊垂得极低,父亲是丞相,自己是贵妃,却被比自己位分低的妃嫔欺负至此,很没用。

        

康梦不设防,只觉沈巡抚走路没有声音的,她连忙将脚不着痕迹地自宋凝手上移开了,热络地对宋凝道:“妹妹,为何把自己的小兔子摔死了呢。怪狠心的。”

        

宋凝随康梦去编造,并不反驳,她没有顾得上揉自己被踩到犯痛的手,而是把兔尸爱惜地抱在了怀里,拿衣袖把小兔子耳朵上的血迹擦拭干净。

        

康梦笑着对沈清川颔首,“沈大人何去?”

        

沈清川沉声道:“去御书房,面圣。”

        

听见面圣二字,康梦紧张了,生怕沈巡抚在圣驾前提起什么不该说的,宋凝都可以受宠,我康梦也可以,万不能给今上留下坏印象,笑道:“巡抚大人来多久了?”

        

沈清川笑道:“刚到。什么都没看见。无需介怀。”

        

康梦眉心动了动,“沈大人是明白人。康庄是我堂哥,回头教他请你喝酒。你们都是今上身边的红人。”

        

沈清川颔首,不言。他有些烦乱,他入朝为官目的很单纯,和帝千傲同归于尽,今天他踏出这步替宋姓宫妃解围,在计划外。

        

宋凝擦了擦眼泪,因为沈巡抚,她免于受到康小姐更大的无礼待遇,除了皇后娘娘,沈巡抚对她也是和善的吧,待康梦离开后,她感激的对沈清川道:“谢谢你替我解围。”

        

沈清川打量了一下宋凝,不得不说,帝千傲的女人是有姿色的。

        

和他过了半年的洛长安,那身子,堪称人间尤物。

        

这宋凝,也是貌美如...我在想什么!

        

沈清川颔首道:“下臣不知娘娘所言何事。不知解围是何意。”

        

将话说完,便举步朝着御书房快步踱去。

        

宋凝开始低着头,将眼睛悄悄地抬起,远远地望着沈巡抚那高大的身影,直到他拐过了通往前殿的那道宫墙。

        

紫鸳追着宋凝来了,见小姑娘将死兔抱在怀里,哭得可怜,方才康梦进了坤宁宫,紫鸳是宫里老人,大抵知道发生了什么了,只叹口气道:“既然死了就埋了吧。太后身子不好,几个御医才抢回命来,帝君没来探病,太后心境不好,她见你侍弄兔子也不会开心,兔子死了对你也好。”

        

沈清川来到御书房外,海胤远远的就和他打招呼,“沈大人,比帝君预期的慢了半盏茶功夫,可是教什么紧要的事情...绊住了?”

        

沈清川心中一惊,脑海中竟然闪过宋凝抱死兔哭泣的画面,九溪殿里雨夜她冒雨追那兔子,他帮她捉了回来,她说那兔子是她唯一的好朋友,突然觉得那棋子单纯到可怜,他笑道:“原在宣武门候着,得了旨就赶来了,宫道上有后宫小主经过,下臣在路口避了片刻。”

        

“情有可原。进书房吧,帝君心心念念的等着你呢!地陵!宝藏!等不及啦!”海胤爽朗的笑着便将书房的门打开了。

        

沈清川将一只脚步入屋内,便见那腹黑的狐狸正在案后批阅奏折,他忍不住眼底露出深恨之色,在那狐狸抬眼一瞬,他又变作一副人臣的恭顺模样。

        

“沈爱卿。”帝千傲将深邃的眸子睇向沈清川,这人究竟是不是‘捕鱼婆婆’啊,朕好奇的...想立时拿人命了!

        

说着,帝千傲将手中奏折搁在案上,而后绕过龙案,将龙靴往前迈了十步,亲迎到了书房中段,将手搭在他的肩头,“终于将爱卿盼来了,迫不及待的想听爱卿禀报要事!必是天大的好消息!”

        

沈清川见帝千傲竟亲迎了十步,不由心中恨极,此人对我蜀国地陵竟然贪婪至此,不惜屈尊搭肩亲迎我,“帝君亲迎至至此,下臣...受宠若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