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肉黄辣放荡高H调教*高细节污文看到你发湿

   

士兵站在原地没动,只古怪地看着他。

        

龙门主也不计较。他不过来,那自己过去也行。

    
        

“这面给我吧。”龙门主才不想吃干巴巴的馍馍和大饼呢!

        

“不行。”士兵很坚决。

        

“怎么不行?”龙门主发挥演技:“你看看我这胳膊,这胸,都缠着绑带呢,我是伤员,伤员得补身子……”

        

“不行。”士兵又一次硬邦邦地拒绝。

        

“你知道我是谁吗?”扮弱不行,龙门主决定走大佬路线。

        

“你要没别的事,我去送面了。”士兵不畏强权。

        

“你这面到底给谁的?”龙门主想知道谁被如此特殊对待。

        

“言姑娘。”

        

龙门主没了气势,好吧,他不能跟言笑比。

        

可真的好想吃那碗面啊……

        

龙门主眼巴巴地看着那碗香气扑鼻的面,从自己的世界消失。

        

“龙门主,借一步说话。”

        

魏紫突然出现,吓得的龙门主赶紧收回目光,端正形态,仿佛方才追着人要吃的一幕不曾发生过。

        

“魏大夫有事?”龙门主摆出“追魂门”门主架势。

        

魏紫点头:“这边请。”

        

两人行到了不远处的一棵树下。

        

“想请龙门主接个生意。”魏紫开门见山。

        

“按规矩,做生意是要给钱的。”龙门主开始拨心里的算盘珠子。

        

“一万金。”魏紫毫不吝啬。

        

“成交。”龙门主喜笑颜开,魏大夫就是敞亮又大气,可比姓风的强多了:“杀谁呀?”

        

“丽宛公主。”

        

龙门主的笑僵在脸上:“这……不是我不想做这个生意,你也知道的,上次我和弟兄们都差点折那毒妇手上,我们现在还都是伤员呢,这恐怕……挺难的。”

        

“这次,不需要你面对面和丽宛交手,只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毁掉一样东西即可。”魏紫道。

        

“毁什么?”龙门主洗耳恭听,还有这样的好事?

        

“一具孩子的干尸,将它挫骨扬灰。”

        

龙门主愣了下,脱口而出:“就丽宛公主放在自己寝宫隔壁、用古怪阵法祭祀的那具尸体?”

        

魏紫眉目一凛:“你见过那具干尸?”